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642章必死无疑
    小正太赢了对罗峰的眼神视若无睹,笑吟吟地给宋黛滢打开了车门。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臭小子。”待宋黛滢上车后,罗峰直接关上了车门,将小正太拉扯到一旁,凶神恶煞地盯着他,“你为什么要告诉宋黛滢我去澳门。”

    小正太理所当然地道,“美女问问题,不该诚实回答吗?”

    这话,罗峰没法接。

    “第一校花来了。”小正太突然间眼睛一亮,望着远处,千依岚果然出现了,姿态动人,玲珑的身段令人无法将视线挪移开来,那一张仿佛没有任何瑕疵的脸庞令人感叹上天那鬼斧神工的恩赐。

    “来了。”罗峰顺手帮千依岚接过行礼,放在了后备箱,而小正太则再次屁颠屁颠地打开了车门,千依岚刚想上车,却瞥见了宋黛滢正坐在车上。

    这一霎,千依岚几乎下意识的眉头轻拧。

    “不好意思,罗峰硬要带上我,我也没有办法拒绝。”宋黛滢笑吟吟地开口。

    闻言,罗峰的嘴角不由得狠狠一抽。

    越是漂亮的女人,说话就越不可信。这小妞,还敢不敢再说过分点。

    罗峰可不敢在这个时候拆宋黛滢的台,若是他现在直接说自己根本没有硬要带上她,说不定,下一秒,宋黛滢会顺了罗峰的意思,不用‘带’了,直接说罗峰硬要上她……

    这个磨人的小妖精。

    千依岚神色淡薄自然,并没有流露出一丝不悦,径直上了车,坐下来便闭目养神。

    宋黛滢的嘴角轻扬,显然带着丝丝的得意。

    见状,罗峰心中更是暗暗叫苦不迭。

    看起来越是风平浪静,越是说明了二女之间的火药味。

    这俩妞,该不是曾经干过架吧?罗峰心里忍不住腹诽起来。

    “姐夫,你开车吧。”小正太直接坐到了副驾驶的位置,笑呵呵地道,“不用怕罚单,尽管加速就是了。”小正太也见识过罗峰那神乎其神的车技。

    “等等,还有两个人没来。”罗峰回头看了一眼,街头的转角处又一辆车子转弯行驶了过来。

    “还有谁?”赢了好奇地重新推门下车,投目望去,前方那辆车子停下来,又是两道绝色身影下车走出,这一刹那,赢了眼珠子都快要凸了出来。

    “郑薇柳眉?”

    罗峰瞥了他一眼,看来这厮对紫荆十大校花绝对是有过研究。

    “我们没来迟吧。”郑薇加快了脚步走过来。

    车上的千依岚此时眸子也望了出去,神色呆了下。

    “没想到吧。”一旁的宋黛滢眯笑地开口,“你以为就只有你一个人跟罗峰一起去澳门?”顿了下,宋黛滢的声音再度悠悠地响起,“喜欢罗峰的人,可不止你一个。”

    话语一落,千依岚的身躯下意识地轻颤。

    半会,千依岚转脸看着宋黛滢,“罗峰喜欢的人,也未必是你。”

    二女之间,充斥着敌意了。

    争锋相对。

    车内气氛凝固,车外却是其乐融融,得知又有两大校花随同前往,小正太简直是笑得合不拢嘴,提着二女的行李往后备箱走去。

    “上车吧。”罗峰微笑地一摆手,同时非常有绅士风度地打开了车门。

    二女看到车上的千依岚和宋黛滢也是微微吃惊,不过,旋即是微笑地打招呼,然后在后一排坐下。

    赢了果断地坐在副驾驶位置,四大校花同行,坐在副驾驶还能不时地回去跟校花聊聊天,多么幸福的事情。

    四大校花果真凑在了一块了,罗峰不敢相信等会会不会发生什么火星撞地球的场面,急忙一踩油门,车子一路呼啸直冲……

    八点钟从羊城出发,九点抵达珠海拱北关口。

    一大早已经排起长龙,每天都有不少的游客涌入澳门。

    六月的雷雨天气说来就来,当罗峰等人在排队的时候,外面天色突然间暗了下来,雷声暗起,一场雨似乎很快便要到来。

    澳门金宫赌场。

    金碧辉煌,富丽堂皇,从地上的一块砖块,到天花板上的每一盏灯,都是豪华到了奢侈的地步。这里的老板,便是澳门赫赫有名的赌场大亨,赌王谢朝旸。

    在澳门的赌圈中,有十大赌王,都是澳门豪华圈子里赫赫有名的大人物,谢家谢朝旸,秦家秦正,正是其中之一。

    金宫赌场里面,一排排西装男子身躯笔直地站立着,一处椭圆形长桌的前方,一道身影半躺在椅子上,双腿抬上了桌面,嘴角含着雪茄,带着墨镜,身材略显得发福,脖子里的那一条粗大的项链更是彰显出几分暴发户的气质。只不过,整个澳门,可没有人敢瞧不起这个人。

    他正是谢朝旸。

    谢朝旸虽是暴发户,可是,他是凭借着一己之力暴发。

    三十年前,还是十几岁的谢朝旸便混迹澳门赌场,期间历经了无数凶险,他一手创建金宫帮,一路打拼下来,成为如今澳门的赌场大亨,谢朝旸的一生,可谓之是传奇。

    当然,圈子里的人也都清楚,谢朝旸之所以能够坐上今天这样的位置,凭靠的除了他的脑袋外,还有,他那心狠手辣。他的手中,不知染了多少条鲜血。他经常使用恶劣的手段来排挤对手,达到自己的目的。

    “老板,秦正已经出发了,估计十五分钟内便到。”一名西装男子走进来,步伐矫健,面容冷峻,给予人一股极其危险的气息。此人是谢朝旸高价聘请过来的贴身保镖,他的仇家太多了,出门如果没有十几个保镖护着,随时都可能一命呜呼。

    “非常好。”谢朝旸吸了一口雪茄,神色流露出一丝陶醉之色,眯笑地开口说道,“古钱,今天看我的手势来行事。如果我将手中的烟丢到了地上,那么,你便开枪,干掉秦正。”

    “明白。”古钱拿钱办事,根本不会去问什么。

    可谢朝旸一旁的一名中年男子忍不住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老大,那秦正胆敢答应前来赴这个赌局,一定是提前有所防备,我们如果贸然出手,没法干掉他的话,会不会打草惊蛇?”

    “你放心好了。”谢朝旸目露凶光,“秦正,他必死无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