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643章赌局
    杀机毕露。网136zw>

    哗啦。

    外面已经下起了大雨,急剧降落,拍打着这一片特别行政区的大地。

    车子急速奔驰,唰地溅起了一地的水花。

    车内,几道身影,一片沉默。

    包括赢正在内的共计五人。

    “老板,谢朝旸狼子野心,早就想吞并我们的赌场,今日的这一个赌局,恐怕,谢朝旸也会使诈,就凭我们几个人进去,会不会太过危险。”一名中年西装男子神色焦急地开口,名为曾雷霆,他追随在赢正的身边已经多年,是赢正的绝对心腹。

    “金宫赌场是谢朝旸的地盘,我们五个人进去,跟五十个人进去,又有什么区别?”赢正轻微一笑,“倘若我不去,传了出去,我赢正,何以在澳门立足。再说了……”赢正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位置的男子,侧面冷峻,手中戴着一双白色的手套,此时赫然拿着一把锋利的小刀在擦拭着,气息极其的沉寂。

    “有白问在,谢朝旸想杀我,说不定,先丢掉的,是他的性命。”赢正眯着眼。

    白问。

    这个怪异的名字的主人,赢正也是近期才认识,一个偶然的机会,赢正接触到了白问,知道他的本事后,赢正便高价聘请白问来当自己的保镖。

    白问本便是为钱杀人,禁不住赢正给出的价钱,便应承了下来。

    很快,车子停在了一栋豪华的建筑物前,如同皇宫般富丽堂皇。

    金宫赌场。

    曾雷霆下意识准备推门下车,赢正一手拦住,“等一下,我还有两位朋友没有到。”

    “朋友?”曾雷霆一愣。

    片刻之后,一辆豪华亮眼的加长版劳斯莱斯飞溅起水花急速而来,很快,在赢正的车旁停下。

    车门打开,一名身穿着白色衬衫的青年人走出来,一旁有一名身材婀娜多姿的靓丽女子在为他撑伞。

    “何家二少,何千年?”曾雷霆顿时瞳孔猛地一震,扭头看着赢正,赢正微微一笑,“还有一位朋友,是金长河金议员。”

    闻言,曾雷霆眼睛当即是亮了。

    “何家是澳门最富有的世家之一,而金议员的身份更是不必说,今天有何千年跟金议员在,就算是给谢朝旸天大的胆子,也绝对不敢在金宫赌场对老板你下手。”

    “下车吧,要不然何少爷可要等急了。”

    曾雷霆急忙推门下车,同时撑起了一把伞,此时,何千年已经走到了赢正的面前,“赢先生,你说今天约了谢朝旸今天进行一场赌局,可是当真?啧啧,两大赌王的碰撞,我何千年,也来凑凑热闹才行。网136zw>”

    “自然是真的。”赢正微微一笑,“相信谢朝旸已经在里面等着了,我先预祝何少爷旗开得胜了。”

    何千年哈哈大笑。

    又一辆车过来,一名身躯略显得发福带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子推门而出。

    “金议员,你迟到了啊。”赢正一笑。

    他跟金长河可以说是多年的老友了。

    “这鬼天气,雨说来就来,耽搁了一会。”金长河下意识回答了一声,目光落在了何千年的身上,怔了怔,连忙笑着点头打招呼,“何少爷。”

    金长河虽然身为一名重要的议员,可是,以何家在澳门的财力权力,他们甚至可以轻易地决定一个议员的仕途命运,而何千年身为何家少爷,那可是不少人都想巴结的对象。

    何千年轻轻点头,当作是回应了金长河。何千年的态度金长河丝毫不意外,以何千年的身份,要是他跟某位议员多说几句话,恐怕都得引起无数的猜测。

    赌场不少来往的人纷纷侧目望过去,这几位,在澳门都是知名人物,今天却一大早聚集在金宫赌场的大门口。想必是有大事,很多人都试图跟随着三人进去,可是,赢正等人很快便走过大厅,走进了贵宾区,这些人也只能够望而止步了。

    “赢先生,我们老板已经恭候多时了。”古钱迈步走了过来,目光落在何千年与金长河的身上,不由得轻怔,旋即一下子恢复如常,“请。”

    金宫赌场的贵宾区设为多个包房,最中心豪华的包房名字,名为。

    一路上,不少西装保镖笔直地站立着,目不斜视。

    曾雷霆看在眼中,心头都不由得一蹬。

    看来,那谢朝旸确实已经是布下了天罗地网,正如嬴正所言,此行他带上五人跟五十人,根本没有什么太大的区别。

    曾雷霆心中暗暗庆幸,还好老板出这一招,让何千年与金议员陪着一同前往,否则的话,今日当真危矣。

    当谢朝旸看到几人走进来的时候,面色亦是微微一变,将墨镜摘了下来,双眸宛如鹰隼般锐利,最终目光落在赢正的身上,半响,哈哈大笑地站了起来,“赢先生,想不到你竟然还带了两位贵客过来,实在令谢某感到意外啊。”

    赢正微微一笑,“两个人赌,未免太单调了一些,多几个朋友,玩起来岂不是更有趣?”

    “赢先生说得对了。”何千年径直走过去坐了下来,他身边的那妙龄女子紧随其后,“这么有趣的赌局,竟然没有预我一份,谢先生,你可不够朋友啊。”

    谢朝旸立即赔笑地道了一声,眼眸随即抬起望着赢正,轻轻地冷眯了一下,“请。”  8☆8☆$

    谢朝旸率先坐了下来,神色倒是平静。

    只不过,两人之间的这一次暗中交锋,赢正暗胜了一筹。

    “金议员,请吧。”赢正微笑地一摆手。

    四人都坐下后,一名身材曼妙的发牌女荷官走了进来。

    “今天的赌局,老规矩,最低下注一万,没有上限。”谢朝旸抽了一口雪茄,目光望着赢正,“赢先生,听说你最近有点麻烦,资金周转也不大顺利,不知道,今天有没有带够钱过来呢。”

    “不劳谢先生费心了。”赢正一摆手,身后的一名保镖手中各提着一个箱子,放在了桌面,随即将箱子打开,都是一叠叠厚厚的钱。

    “这里一千万,谢先生要是有本事,尽管拿去便好。”赢正的口中也点燃了一根雪茄,“就只怕,赢某今天赢太多,会让金宫赌场,一下子资金没法周转过来,被迫暂停营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