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644章加大赌注
    第6章加大赌注

    “哈哈,赢先生这句话我爱听。网136zw>”何千年翘起了二郎腿,“我今天拿出的赌金也是一千万,我还没试过赢下一个赌场是什么感觉,说不定今天能感受感受。”

    何千年口中亦是云雾缭绕,形成了一个个圈圈往上飘起。

    “赌场规矩,我先查查牌。”赢正开口后,谢朝旸一摆手,那女荷官将牌盒递过去,赢正查牌后,点点头,目光望向了何千年,“何少爷,该你了。”

    “不用这么麻烦,我信得过赢先生。”何千年摆摆手,迫不及待地说道,“我们开始吧。”

    “请。”

    赢正立即开口。

    这一场带有无数明争暗斗的意蕴的赌局很快便要拉开帷幕。

    时间推移。

    漫长的排队之后,罗峰等一行数人终于走过了关口,大雨落下,小正太心急如焚。

    “赌局应该已经开始了。”小正太望着罗峰。

    罗峰沉吟了会,目光望向了千依岚,“你带她们先找一处酒店住下,我和赢了有要紧事处理。”

    “不行。”宋黛滢直接开口,“你要去哪,我跟你一块去。”

    “不许去。”罗峰的声音一下子严厉了起来。

    宋黛滢嘟嘟嘴,却是不再出声了。她知道,这家伙一旦露出这副神情,那是绝对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千依岚也没有多说,很快,赢了跑出路边拦下了一辆出租车,让四女上车离开,随后,赢了则是跟罗峰一起上了辆出租车。

    “去金宫赌场。”

    大雨还在下着,金宫赌场贵宾区,‘皇宫’包房内。

    赌局正在进行着。

    “一百万。”何千年似乎根本不将钱放在眼里,直接甩出了厚厚的数叠,脸庞掩饰不住着得意之色,他的牌面,是一对a。

    “何少爷果然是英雄出少年,赢某不跟。”赢正将手中的牌盖上,至于金议员,他今天来的目的,更多是陪同的作用,身上虽然也带有几十万的现金,不过早早便输光了,这对于金议员来讲倒不在乎,因为在来之前,赢正已经向他保证,今天金议员输的钱,全部算在赢正的身上。

    如今的赌桌上,只有三人在赌。

    不出意料,谢朝旸也不跟了,将牌一甩。

    “哈哈,承让承让。”何千年笑了起来,他身旁的妙龄女子立即将桌子中间的那一堆钱推了回来,“赌钱的感觉,就是比赌筹码要爽。”何千年哈哈大笑,“谢先生,你今天这么做就对了,用筹码赌钱,没有快感啊。”

    现在的何千年,确实是快感十足。网136zw>

    毕竟,这是玩了半个小时后,他的第一把赢钱。

    从何千年脸庞的笑容来看,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赢多少了,事实上,到目前为止,何千年已经输了近两百万,而赢正与谢朝旸,两人相差无几,暂时而言,胜负难分。

    接下来的一把,是赢正拿下。

    “赌王赢正,果然是名不虚传啊。”谢朝旸眯笑着将手中的牌一扔。

    “我姓赢,若是不赢的话,岂不是对不住自己?”赢正淡笑着,言语间流露出强大的自信,若是堂堂正正地赌一场,自己根本不惧谢朝旸。

    “没到最后,还不知道鹿死谁手呢。”谢朝旸轻挑了一下手中的烟,眯着眼望着赢正,“既然今天大家都这么有兴致,那么,我们不如加大点赌注,如何?”

    “哦?”赢正神色平淡,“如何加大?”

    “赌局在十二点钟准时结束,我们便赌一赌,到十二点钟时,谁胜谁负。”谢朝旸笑着开口,“若我赢的话,那么,不好意思,我想要世豪赌场。”

    “你休想!”

    话语一落,一旁的曾雷霆已经忍不住怒色冲冲地盯着谢朝旸。

    狐狸总算是露出尾巴了。

    世豪赌场,是赢家旗下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赌场,赌场的规模,丝毫不逊色于谢朝旸的金宫赌场。谢朝旸对赢家的世豪赌场觊觎已久,今天终于是露出了獠牙。

    “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谢朝旸不屑地瞥一眼曾雷霆。

    曾雷霆眼眸怒火一涌。

    “雷霆,稍安勿躁。”赢正一摆手,沉吟了会,抬眼望着谢朝旸说道,“若你输呢。”

    “如果我输了,便输金宫赌场给你。”谢朝旸毫不犹豫地开口,眯笑地说道,“另外,还送你一个消息,我知道是谁打伤了你的儿子。”

    话语一落,赢正眼眸的寒光直爆,霎时间站了起来,眼眸死死地盯着谢朝旸,一字一顿,咬牙地开口,“此话,当真?”

    “老板。”一旁的曾雷霆急忙开口,“不要中计。”

    赢正摇摇头,只是目光一直落在谢朝旸的身上。

    “我保证。”谢朝旸振声开口。

    “有趣,有趣。”这时,何千年的双眼发光,“两大赌王的对决,一定很精彩。赢先生,如果你答应了,那么,何某就当这个中间人,任何人输赢,不得赖账。”

    何千年的这一句话,比任何字据都重要。

    不论是赢正,或者是谢朝旸,都惹不起何千年。

    包房内,一阵的沉寂。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赢正把一杯水都喝完了。

    片刻,赢正抬起头,目露坚毅,“好,我答应你。”

    话语一落,一旁的曾雷霆面色一变地望着赢正,他知道,赢正答应下来,不是因为金宫赌场,更多的,是因为大少爷!

    大少爷躺在医院已经好些天了,一直都在重症室,暂时仍然没有苏醒的痕迹。

    赢正做梦都想为儿子报仇。

    他一生为赌,如今有机会在赌桌上赢回来,自然不会认怂。

    “很好。”何千年笑着跳起来,眼眸发光,“让开让开,这个赌局,我来发牌。”何千年赶走了女荷官。

    赢正不由得目露感激地看了一眼何千年,何千年此举,更大地保证了这一赌局的公平性,毕竟,负责发牌的荷官要动些手脚,有时候根本难以察觉。 ,o

    赢正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面容平静如水,“那,开始吧。”

    谢朝旸脸庞依旧是泛着笑容,“请。”

    何千年发牌,第一把,赢正的牌面大。

    “看来,今天还是我的运气好一点。”赢正微笑,“十万。”

    “跟你十万。”谢朝旸似乎信心也十足。

    第三张牌发下,还是赢正的大。

    “这一把,五十万……”话语一落,赢正突然间面色一遍,这一刹,他感觉肚子传来了一阵剧烈的绞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