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685章买家
    天大的秘密!

    这句话从谢朝旸的口中说出来,很多人更多的是嗤之以鼻,这只不过是谢朝旸想要活命所使用的伎俩罢了,什么天大的秘密,世界上哪有那么多的秘密可言,还天大的。看最新章节就上网

    罗峰自然也不想理会谢朝旸,在他看来,谢朝旸今晚,该死。

    罗峰甩手躲开了谢朝旸,谢朝旸顿时瞠目欲裂,彻底慌神绝望,急忙振声地开口说道,“我知道这段时间以来澳门来了不少像你这样的强者,他们都是为了一件东西而来,我知道那件东西在哪里。”

    话语落下,罗峰顿时怔了怔,扭头望向了谢朝旸。

    见状,谢朝旸心中重新燃起了一丝生机,眼神一振,紧张地看着罗峰,刚刚罗峰展现出超乎常人的力量,如果罗峰愿意,他一定能够救出自己。

    这是谢朝旸唯一活命的出路。

    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

    “你可知道那是一件什么东西?”罗峰淡声问了一句。

    谢朝旸沉吟了下,咬牙地沉声开口,“英国皇室丢失的皇冠!”

    “什么!”

    话语落下,周日照忍不住脱口惊呼了一声。

    英国皇室丢失的皇冠,这件事轰动全世界。

    传闻那是英国皇室最珍贵的一件皇冠,皇冠上更是藏有价值连城的神秘物品。

    最近传得沸沸扬扬,以周日照的身份地位,当然也听说过。

    “你的意思是,近来很多势力进入澳门,就是为了那一件丢失的皇冠?”周日照沉声地开口。

    “没错,因为那件皇冠,现在就在澳门。”谢朝旸急声地开口,目光带着哀求望着罗峰,“救我出去,我告诉你皇冠的下落。”

    “你休想。”周日照当即是冷哼了一声,面容冰冷,煞气弥漫,“谢朝旸,我儿子的仇,你以为,可以就这么算了?血债血偿,今夜你谢朝旸,别想活着离开这里,医院的太平间,是你最好的归宿了。”

    谢朝旸的面容苍白,嘴唇哆嗦着,“周老爷,杀死你儿子的人,是古钱,早已经毙命在你手下的枪口之中,而,而策划这个阴谋的人,是我的助手谢威河,他也已经死了。而且,今晚过后,我谢朝旸不过是废人一个,还请周老爷高抬贵手……”

    “高抬贵手?”周日照眼眸的煞气浓烈,一伸手,一支漆黑的枪口直指着谢朝旸,神色狰狞,“我儿子死得这么冤屈,你向他高抬贵手了吗?”

    “且慢。”

    就在周日照准备开枪的时候,一道身影站了出来。网136zw>

    是罗峰。

    在谢朝旸说出那一件丢失的皇冠的时候,罗峰心中的想法便改变了,谢朝旸的生死对罗峰而言不值一提,可那一件丢失的皇冠,却是罗峰来澳门的一个重要目的。

    来到澳门这两天,罗峰从未听说过关于皇冠的消息,就仿佛石沉大海一般,千依岚的情报网也没法查到,如今听见皇冠的消息,罗峰自然心动。

    “周老爷,既然杀死你儿子的凶手已经毙命,谢朝旸这条狗命,就暂且饶过他吧。”罗峰淡声开口,“他从一个荣华富贵享之不尽的赌王大亨,一夜之间变成个一无所有的丧家之券,杀他与不杀,又有什么区别?”

    周日照面容一变,“你当真要救谢朝旸?”

    “各取所需罢了。”罗峰的神色平静,不论是谢朝旸或者是周日照,罗峰都没有半点的好感可言。

    周日照下意识地紧握了下拳头,若是换作任何人说这句话,周日照恐怕会毫不犹豫地下达射杀的命令,可眼前此人……刚刚那一幕仍然令周日照心神没法安宁下来,眼前此人,实在太过可怕了。

    然而,放走谢朝旸,周日照却又不甘心!

    面容难堪到了极致。

    “如果周老爷没意见的话,就这样决定了。”罗峰平静的面容流露出了一丝微笑,一侧脸瞥着谢朝旸,“还不滚起来。”

    谢朝旸尽管浑身是伤,可求生的意志驱使之下,顽强地挣扎站了起来。

    罗峰根本不等周日照表态,深深地望了周日照一眼后,直接转身离开,“跟我走。”

    周日照的瞳孔猛的一缩,这一次,罗峰的背后完全暴露在了周日照的眼皮底下。

    这是一个绝佳的反击的机会!

    而且,周日照的手中,有枪。

    这一刹那间,周日照的脑海中冒出了这样的一个念头,下意识紧握了下手中的枪。然而,却始终没有勇气提起来,眼睁睁地看着罗峰的身影一直走到走廊尽头。

    “周老爷。”罗峰突然停下了脚步,回过头看了周日照一眼,轻微一笑,“这一次,你的这个选择,非常明智。”说罢,罗峰的手一甩,啪的一声,一支手枪跌落在地上,与此同时,罗峰带着谢朝旸离开了所有人的视线。

    周日照背夹突兀地冒出了一阵的冷汗。

    毛骨悚然!

    若是刚才自己试图开枪偷袭罗峰的话,恐怕会被罗峰反过来枪杀。

    周日照丝毫不怀疑罗峰的能力。

    今夜,他认栽了。

    “传令下去,密切留意谢朝旸的动向,只要他一离开罗峰,马上干掉他。”周日照眼眸煞气腾腾,“罗峰能够保得了他一时,保不了他一世。谢朝旸的命,我要定了。”

    顿了会,周日照深吸了一口气,“还有,传我的命令,从今天开始,不许得罪赢家。”

    话语落下,在场不少人的脸色都有些怪异,随后也是释然。

    以周家的强势,何曾会忌惮过赢家?‘不许得罪赢家’这样的话,根本不可能会出现在周日照的口中才是,可是,赢家出现了一位强大得可怕的人物,周日照不愿与之为敌。

    一场来得突兀的强大风暴,仿佛随着深夜的降临而落下了帷幕。

    暗流依旧还在涌动。

    一处山顶。

    谢朝旸站在罗峰的身后,身上的衣服已经被鲜血沾湿,鞭痕四处遍布,被夜风吹过,痛得龇牙咧嘴,只不过,对于谢朝旸而言,还能够感受到疼痛的滋味,就已经是天大的恩赐。

    “多谢罗先生救命之恩。”谢朝旸朝着罗峰鞠躬。

    “废话少说。”罗峰神色淡漠。

    谢朝旸深吸了一口气,旋即沉声地开口,“英国皇室那件丢失的皇冠,确实是要在澳门进行交易,而买家,是何生源。”

    “什么人?”罗峰下意识问一声。

    谢朝旸一怔,急忙开口,“何家的家主!在金宫赌场赌钱那位何千年少爷,就是他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