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686章偷听
    罗峰从山顶下来已经是深夜的两点,给赢了打个电话告诉他事情的结果后,罗峰便返回酒店。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

    一夜风雨,彻底落下了帷幕。

    至于谢朝旸如何离开山顶,能否避开周家的追杀,这就不是罗峰所关心的事情了,罗峰知道的是,当他离开山顶的时候,见到不少周家的耳目散布周围,想必是为了狙杀谢朝旸。

    “原来,交易皇冠的,竟然是澳门的超级世家,何家。”罗峰盘膝于床上,暗默思忖着,他选择相信了谢朝旸的话,毕竟,那件英国皇室丢失的皇冠的价值,绝对不是普通的势力能够买得起。何家,极有可能了。

    “难怪有传闻,交易那件皇冠的可能是澳门的第一地下势力九星帮。”罗峰眼眸睁大了几分,“在背后扶持九星帮的,不正是何家?”

    一夜悄然过去。

    翌日,对于澳门人民而言,又是崭新的一天。纵使有部分察觉到昨夜的异变,可这种事情距离他们的生活圈子太远了,只是茶余饭后偶然间提起罢了。

    一大早有警车出动,在澳门一处大河的河堤上发现了一具尸体,是金宫酒店的老板谢朝旸。136zw>最新最快更新,提供这成为了这个早上不大不小的一个新闻,很多人传言是谢朝旸犯下了罪,畏罪自杀。

    而这个时候,罗峰已经和众女再一次来到了金碧辉煌。

    “听说这里的早茶是一流的,大家慢慢品尝吧。”罗峰的面容保持着微笑。

    千依岚等几女眼神却是警惕无比地盯着罗峰。

    这厮一大早将自己等人请来喝茶,绝对是别有用心啊。

    “书呆子,你的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千依岚忍不住开口。

    罗峰同学无语了,“请你们喝次早茶而已,用得着阴谋论吗?”

    几女同时呵呵一声,显然都不信罗峰的话。

    罗峰嘴角一抽,你玛的这几个女人是自己肚子里的蛔虫吗?竟然这么了解他。

    罗峰一大早来金碧辉煌,喝早茶是一回事,自然另有目的。

    昨夜从谢朝旸的口中得知了丢失的皇冠与何家有关,而九星帮是何家在道上一条重要的渠道,罗峰自然想从九星帮中找一个突破口。

    他没有跟几女提及,喝茶到了一半的时候,罗峰借助尿遁离开了包间,若无其事般沿着一处走廊走到了楼梯口,径直往上走。网136zw>

    整座金碧辉煌一共有九层,最高层是九星帮的核心决策之地。

    罗峰避开了不少的目线,只身上到了第九层。

    一处办公室内。

    丁浩力坐在椅子上,神情郑重,他的手中,平放着一份传真。

    这是何家家主何生源亲自发过来的。

    “爸,家主这次给的什么任务?”丁尚坐在丁浩力的对面,忍不住开口问了起来。

    丁浩力的手中点着一根雪茄,一动不动地沉思着,一直到雪茄烫手的疼痛感将他惊醒,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丁浩力的目光落在了丁尚的身上,“这几天,恐怕将会有一场大的动乱,昨晚发生的事情你也知道了,周史的死,谢朝旸的死,其中的原因,我们都清楚。尚儿,你今天马上离开澳门,避开这场风暴后,再回来。”

    “爸!”丁尚猛然地站了起来,睁大眼眸,“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以我们九星帮在澳门的势力,我有谁惹不起?”

    “我曾经跟你说过,这个世界上,有一群人,他们拥有着远远超乎普通人的能力。”丁浩力的神色凝重,“这一次我们要面对的,就是这些人。”

    “双拳难敌四手,更何况,他们的拳头,能够比得过我们的子弹吗?”丁尚不服气。

    “在他们面前,我们连开枪的机会也没有。”丁浩力脑海中掠过了一道身影,“尚儿,还记得昨天的那个年轻人吗?我为什么阻止你们继续为难他,现在可以告诉你原因,因为,他就是那一类人。昨夜的风暴,赢家承受周家的怒火本快要崩溃,就是他的出现,赢家才能够反扑,最后,甚至还力压周家一头,都是因为一个人。”

    “因为他?”丁尚眼眸睁大。

    丁浩力点点头,“澳门两大超级势力,我们九星帮的背后,有何家扶持,另外我让你刻意与周家的少爷结交,就是为了明哲保身,不得罪任何势力,你应该清楚他们的恐怖之处,可堂堂周家,在一个人的面前屈服了,你可以想象得到那是什么样的一种场景。”

    丁尚的眼眸睁大,不由得地打了个激灵。

    半响,丁尚语气急促,“那,爸,家主到底给了你什么任务?”

    “听过丢失的皇冠吗?”丁浩力的话语一落,早已经在外面附耳偷听的罗峰神色不由得一振。

    果然有料!

    罗峰眼眸的光芒一划而过。

    “英国皇室丢失的皇冠?”丁尚不禁惊呼,“英国皇室已经出价一百万英镑来悬赏皇冠的线索……难道……”丁尚似乎想到了什么,眼眸猛震地望着丁浩力。

    “偷窃皇冠的人,正准备与家主进行交易。”丁浩力一字一顿地说道,“家主以天价买下了这个皇冠,明天晚上,就是交易皇冠的时候。”丁浩力深吸了一口气,“家主把交易皇冠的任务,交给了我。”

    “什么!”丁尚面容变色,唰地发白了几分,“这,太危险了。”

    “若是消息保密,无人知晓的话,或者风险不高。”丁浩力沉声地开口,面容苦涩。

    “可这个世界上哪有密不透风的墙,这阵子澳门来了不少外来的势力,现在看来都是为了皇冠而来,他们一定是收到了风声。家主在这个时候把任务交给我们,那……不是让我们去送死吗?”丁尚急声地开口。

    “事情未必如你想的那么糟糕,可我也要作出万全之策。”丁浩力神色庄重地望着丁尚,“尚儿,你是我丁家唯一的血脉,你不能出事,我已经帮你订好机票了,今天下午两点钟,你就登机,离开澳门。”

    “爸!”丁尚焦急,“我不走,今晚就让我去吧。”

    “胡闹!”丁浩力怒斥了一声。

    父子两人僵持不下,在外面偷听的罗峰嘴角不由得抽动了几下,对方说了那么久,都仍然没有说出具体的交易地点。

    然而,罗峰还来不及继续偷听,一侧的走廊,已经传来了脚步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