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728章山上山下
    倪妹的神情大振,当即是昂首挺胸,大步迈前,激动无比地握住了倪浩东的双手,声音颤抖,饱含着深情,“爹啊,儿子以后一定洗心革面,好好做人,努力工作,振兴倪家……”

    “滚一边去。”倪浩东大手一挥,看都不正眼看倪妹一下,眼眸还盯着门口。

    倪妹脸庞的深情一下子僵硬了下来,张大了嘴巴,看了眼倪浩东,随即目光转移到了崔水莲的身上,声音带着激动,“娘啊……”

    “要钱没有,没别的事就去吃饭吧。”到底是亲生母亲,说话都温柔很多。

    倪妹,“……”

    他这才发现,面前站着的四个人,特么的竟然没有一个看他的。

    完全当他是透明的。

    这一下,倪妹是真的哭了。

    我靠,我才是你们的亲儿子亲孙子,你们这是在等谁!

    “难道……是小青要回来了?”倪妹小心翼翼地试探一声。

    忽视!

    完全的忽视!

    倪妹自讨没趣,灰溜溜地走到了一边站着。

    十分钟过去。

    半个小时。

    一个小时。

    晚上十一点。

    倪浩东的眉头紧紧地皱了起来。

    “怎么还没回来?”

    “该不会是初来乍到,迷路了吧。”倪奶奶也忍不住开口。

    倪妹似乎有点反应过来了,睁大了眼睛,脱口而出,“原来你们他妈的都在等罗峰啊。”

    刷刷刷刷!

    四道目光同时如同一把尖刀般盯向了倪妹。

    “我妈?我妈是你奶奶!”倪浩东一记左勾拳。

    “我妈?我妈是你祖宗!”倪远航一记右勾拳。

    等了一晚上心里有些憋得发慌。

    正好有个混小子又跑来撞枪口上,倪家长辈们自然不客气,反正这个混小子也是欠揍。

    倪家大屋是狂风骤雨,而此时,他们一直等着的罗峰,却走进了西溪湿地公园。

    吃过饭后,罗峰突然间心生灵感,是关于炼制宝血丹的灵感。

    罗峰没有丝毫的迟疑,立即开始准备炼制宝血丹的材料和炼丹器具。

    往返几趟后,已经是接近夜晚凌晨。

    西溪湿地公园后方的山上,接近山顶的位置,有一个战争时期留下来的防空洞,早已经倒塌,接近荒废的程度,罗峰稍稍休整之后,开辟了一个足够炼丹的位置。

    很快,大火熊熊地燃烧起来。

    “宝血丹。”罗峰深吸了一口气。

    自己脑海中的七大丹药,任何一种都还没有办法炼制出来。

    而宝血丹,是罗峰最为期待的。

    那把色刀的苏复需要宝血丹。

    罗峰对这个上古十大神兵之一的九黎圣刀还是很期待的。

    一夜悄然流逝。

    早晨,雾水弥漫于天地间。

    罗峰的身影出现在洞口前,宝血丹的炼制已经到了一个需要慢火焚烧的过程,罗峰倒不用守在炉鼎前了,走出洞口深深地吸了一口新鲜空气,旋即朝着山顶的方向走去。

    盘膝坐在山顶的石头上,紫气东来,神圣不可侵犯。

    《紫气东来》神功的第二层给罗峰带来了丹道,通过这一阵子的摸索,罗峰也发现了,随着自己对炼丹的认知越来越深,紫气东来神功的感悟也越发透彻。

    炼丹,也有助于提升境界。

    天边出现了一缕金黄色的朝霞。

    西溪公园的河流,一艘小船轻轻摇曳着。

    还是昨日的那一个位置。

    不过少了一人。

    罗衣长裙,亭亭玉立,白思念的脸庞纯美得令人迷醉。

    她的身旁,小玉正古灵精怪地戏耍着不经意间靠近小船的鱼儿,并且不时地抬起头来,瞥向了远处。

    静谧的画面如同细水缓缓流淌……

    蓦然间,小玉手中拿着的一根木枝啪地落于水中。

    小小的身子一下子站了起来,脸颊红润而兴奋,指着远方,“姐姐,你看你看。”

    白思念早已经看见了。

    远处的山顶,那一袭飘逸的白衣,宛如从天而降。

    她们根本不知道白衣是怎么出现的,就仿佛在一刹那间凭空而出,施展着那奥妙无穷的身法,一招一式,一挥一击,一闪一动,金光四射!

    天阶拳法,移山填海。

    “白衣金光。”小玉瞠目结舌,“姐姐,那山上,真的是神仙吗?”

    白思念恬静微笑。“或许吧。”

    “那我们赶紧过去。”小玉顿时雀跃激动起来,特么的自己还从来没有见过神仙呢,不知道他肯不肯让自己摸一下,看看手感如何。

    “不了。”白思念凝望远处,绝美的容颜流露着微笑,“其实,现在这样不是很好吗?我们贸然过去的话,说不定又会跟昨天一样,惊扰到别人了。”

    小玉迟疑了下,没办法,也只能听姐姐的了。

    “姐姐的病,是因为遇见了这个神仙才好的,我敢打赌,这个神仙一定跟姐姐很有缘分。”小玉眼巴巴地看着白思念。

    她自然是想白思念带她过去进距离摸摸神仙。

    白思念瞥了一眼小玉,半响,摇摇头,手中拿出了一支笛子。

    笛身通透,碧绿如竹,是特殊的玉质。

    轻轻地横于红唇之上。

    小玉一下子安静下来了。

    白思念的笛,可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够听得到。

    很多人都痴迷白思念的歌声,却不知,白思念真正的王牌,是笛音。

    轻缓悠扬地响起。

    如细水,轻轻荡漾着河流的表面。

    如落叶,痴迷地亲吻着河水。

    如蚁虫,用细小的身躯努力撑起自己的那片天地。

    笛音时而婉转,时而悠扬,宛如是天边是思念。

    这是白思念的成名曲的曲子。

    山上,罗峰的身影停下来了,静静地聆听了一会,不由得赞叹,“好高明的笛音。”罗峰毫无疑问,倘若这笛音中灌入内力,说不定当真能够达到以音制人的境界。

    传说中的‘音杀’。

    罗峰抬眼四扫,最终,眼神定格在下方的河流上的那条小船中。

    同样只能看到一个身影轮廓。

    “似乎……是个女子。”罗峰抬起脚步下意识的下去,身影又一下子顿住。

    “这么美妙的笛音,要是惊扰了,实在是可惜。”

    罗峰眺望着。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

    看风景的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口。

    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朝阳的光彩四射,照遍了这一片天地。

    “白衣又消失了。”小船上,小玉指着山上,遗憾地开口,一个早上过去了,终究还是没有机会去摸摸那神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