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790章大侠救命
    倪妹满脸的不信,冷笑盯着赵德柱,“刚才你不是挺嚣张的吗?赵德柱是吧,我被你们这么多人包围着,实在是害怕,说不定手一抖,你真的要要血光之灾了。呵呵……你把你脸上的青菜都吃了,让我看看,压压惊。”

    话语一落,赵德柱面容大变,这脸上的青菜已经让他很恶心了,倪妹竟然还要让他吃下去。

    赵德柱忍不住一阵的反胃,眼神悲戚地看着倪妹,强忍着心中的反胃,还有怒火,弱声道,“我……吃不下。”赵德柱的心里已经暗暗诅咒了倪妹无数遍了,他更想不明白,刚才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刀怎么会被震得脱手。

    “吃不下?”倪妹顿时勃然暴怒了,“堂堂七尺男儿,你有钱上天猫买正品刀具,竟然还吃不下这菜?”

    赵德柱欲哭无泪。

    这三者间到底有什么联系啊。

    “放开他!”此时,史簿诚放话了,狠狠地盯着倪妹,“否则的话,我会让你死得很难看。”

    倪妹咧嘴笑了起来,“姓史的,你怎么不去吃屎?我刚才说过,你会后悔的。”

    史簿诚不屑一笑,“你以为要挟了赵德柱,就能够令我们就范?别做梦了,我不信你在光天化日之下敢杀了赵德柱,你要是划赵德柱一刀,我就还你两刀。”史簿诚狠狠地开口。

    他就不信,还吓唬不了一个普通家伙。

    要是没有外面的那个人,倪妹说不定还真的被唬住了。

    可现在……

    咻!

    倪妹的刀锋迅速地在赵德柱的肩膀处一划,刀光锋利,瞬息便在赵德柱的肩膀上留下了一刀红色的刀口,下一秒钟,你们的刀子又架在了赵德柱的脖子上,眯眼看着赵德柱,“不关我的事,是诚哥叫我划你一刀的。”

    赵德柱痛得龇牙咧嘴,不停地倒吸着冷气,可脖子上有一把刀,他根本不敢动啊。

    虽然理论上说倪妹根本不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刀挂了自己,可有很多事实可以论证,这是有特殊情况的,比如那年的火车站,比如那年的菜市场……

    “我吃了!”赵德柱闭着眼睛,不让自己的眼泪流出来。

    他做梦也想不到,竟然会栽在一个自己根本从来不放在眼内的家伙的手中。

    看着赵德柱真的在开始吃菜了,史簿诚的脸色彻底黑了下来,缓缓地抬起了手,目光闪过了狠厉之色。

    “让一让。”这时,身后突然间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干嘛呢。”一人不耐烦地回答。

    “倒垃圾。”

    “滚一边去。”一声怒吼。

    半响,一道认真的声音响起来,“你得罪我了。”

    话语一落,刚刚那怒吼的家伙还来不及反应过来,啪的一声响,脸庞便是受了一记响亮的耳光。那一声啪,回荡在这条巷子的上空。

    很多人都没有来得及回味,接下来又是一阵的啪啪啪。

    啪啪完这个,又啪啪那个。

    说得那么污,也不过是巷子里面这十几号人全部被罗峰啪啪啪……一人赏一个巴掌给倒下去了。

    变故来得太快,史簿诚的手还是举起的,没来得及下令,身后的马仔们全部被干趴下了。

    “你是什么人!”史簿诚转身,神色骇然,目光惊恐地看着罗峰,接连的后退,后退……很快,身后的倪妹大喊起来,“我靠,没位置了,小心我捅你。”

    史簿诚这才停下了脚步。

    罗峰神色认真,夹带愤怒,回头随便指着一个家伙,“他得罪我了,我倒个垃圾,谁知道会被那么多垃圾挡着路了。”

    史簿诚面容狠狠地抽搐着,眼神狠狠瞪了一眼罗峰指着的那家伙,那人顿时嚎叫哭起来,“老大,我就站在你旁边啊,我怎么挡他路了?我……冤啊!”

    罗峰更怒了,“反正不是你就是你旁边那位,有什么区别。”

    呼!

    这时候,一道人影犹如风之子一般从小巷的最深处冲了出去,转眼间便到了罗峰的身后。

    当机立断!

    自然是倪妹!

    这种情况下,他还在最里面,旁边是赵德柱,前面是史簿诚,实在太危险,万一这两个家伙狗急跳墙呢?在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情况下,倪妹弃刀而逃,快如狗!

    “大侠救命啊!”倪妹顺便朝着罗峰大喊起来。

    罗峰眉头一皱,“怎么了?”

    “他们……他们意图……”倪妹的眼眶当即一红,嘴唇紧咬着,身子在轻微地颤栗,目光无比悲愤,双眸睁大欲裂,仿佛是控诉着一件惊天动地,惨绝人寰的罪状,“强!暴!我!”

    “……”

    巷子内传来了一阵冷气。

    这戏,没法演下去了。

    倪妹这话,他根本没法接。

    砰!

    罗峰一脚将倪妹踹开,“滚一边去。”

    史簿诚算是看出来了,眼眸震怒,“你们是一伙的。”

    “老大,废了他。”这时,赵德柱已经重新捡起了弹簧刀,眼神恢复了自信,更多的是愤怒,恨不得生吃了倪妹,眼神发狂,手握弹簧刀,天猫正品,一刀在手,天下我有。赵德柱感觉自己可以将倪妹剁成肉酱了。

    咻!

    史簿诚的手中亦是出现了一把弹簧刀。

    没有半句废话了。

    双刀合璧!

    咻!咻!

    两道凌厉的刀光朝着罗峰劈了过去……

    刚才罗峰轻而易举地将自己的马仔们全部干趴下,史簿诚自然对他极其的忌惮,若不是此刻有刀在手,史簿诚根本没有与罗峰一战的勇气。

    可事实证明,光有勇气是不够的。

    仅仅是一个照面间。

    两人的手腕同时传来了一阵麻痹感,晃眼之间,两把刀就刀了罗峰的手中。

    轰!

    罗峰一脚连环踢了出去。

    两人同时被击中了小腹,痛苦地扑通跪在了地上。

    铿!铿!

    还来不及惨叫,那两把弹簧刀已经由上至下刺落。

    不偏不倚,直接插在了两人的裤裆中央。

    “啊!”

    巷子内,两人皆都痛苦哀嚎惨叫了起来……

    “别乱叫。”罗峰神色冷漠地盯着两人,“现在这两把刀,都是钉在了你们的裤子上,还没到肉……不过,我可不保证,等会刀子会不会向前挪动一点点。”

    两人的背后已经彻底被冷汗沾湿透了。

    不由自主地同时打了个激灵。

    “大哥,我都说了。”史簿诚带着哭腔,当机立断地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