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794章对台风发誓
    声音严厉,如钟鼓突然间在倪妹的耳内敲响,霎时间,倪妹的身子几乎是下意识地朝后一仰,险些要摔下了凳子,半响,愣了下,当即睁大了眼睛,“杀人?我没有杀人。”

    倪妹的脸色都苍白下来了,审讯室的氛围犹如冬日寒窟般冰冷, 手铐冰冷,反扣在身后,倪妹的眼眸死死地瞪大,“我真的没杀人。”

    “哼!没有杀人?”贺正仁那两根细长如刀的眉毛弯了起来, 一双白皙的手掌支撑在桌面上,轻轻地敲动着,每一记声响,仿佛都牵动灵魂,震撼人心。

    倪妹的背后都彻底沾湿了,活了二十几年,根本没遇到过这般阵仗,这跟那天被飞车党在河边包围,是完全不同。现在,是在国家机器的面前,杀人,是要偿命的。

    倪妹拼命摇头。

    “很好,这是很正常的程序。”贺正仁眯笑地重新坐了回去,“百分之九十九的嫌疑犯,一开始,都不会承认自己犯下的罪恶。不过,当审讯结束后,真相自然大白。肖袁豪,接下来交给你了。”

    “是,贺局。”肖袁豪行了一礼,旋即将目光再度落在了倪妹的身上,“姓名。”

    “倪妹。”

    “呵,有骨气啊,这个时候还敢骂人。”肖袁豪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冷笑着开口。

    倪妹一脸的惆怅,自从二十年前自己有了这个名字开始,这类似的误会,每一天都会发生。

    “警察同志,你……你手上不是有我的资料吗?”

    肖袁豪笑了,“在这个地方,我问你什么,你就回答什么,你那么多废话,难道是在想遮掩什么吗?”

    特么的,句句都有陷阱。

    倪妹的脸色早就被吓的发白,可也逐渐地开始平复,深呼吸,他明白,越是这个时候,自己越不能乱说话,“我姓倪,单名一个妹字。”

    肖袁豪瞳孔轻轻一缩,半响,面无表情地继而说道,“性别。”

    “……男。”

    “年龄。”

    “二十八。”

    “杀人动机是什么。”

    “我……”倪妹的背后突然间一股冷汗乍起,仿佛有一道尖锥般的寒气从骨髓钻了进去,顷刻间全身都炸开,倒吸着冷气,真他妈的奸诈啊,“我没杀人,哪来的杀人动机。”

    肖袁豪面无表情地看了倪妹一眼,“昨天晚上,凌晨至早上六点前,你在哪里?”

    “在家睡觉。”

    “有什么人作证?”

    倪妹怔了怔,“当然是我家人了。”

    “亲人作证,并无说服力。”肖袁豪摇头,“还有别的证人吗?”

    倪妹的脸不由得一黑。

    大半夜在自己家,除了自己亲人,还有谁来作证?

    可倪妹也不敢反驳肖袁豪,想了想,只能老老实实地抬头问了一声,“充气的……可以吗?”

    “……”

    沉寂几秒钟。

    “那就是你没有不在作案现场的证据了。”肖袁豪沉声地下了结论。

    倪妹目瞪口呆,这也他妈的太扯淡了吧。

    “死者的尸检已经出来了,具体的死亡时间是凌晨两点至三点之间。”肖袁豪看着倪妹,一字一顿地说道,“当时死者从一家夜总会出来,单独走在路上,被人从背后用硬物偷袭,但是,死者并没有一下子被打晕,而是跟凶手一番搏斗,最终被用利器捅死……尸体,还被拖到了那一处巷子里。倪妹,如果我手中的资料没有错的话,昨天傍晚,你与死者曾在这个巷子发生过矛盾。”

    “是……”倪妹点头,同时辩解开口,“可我并没有……”

    “我问什么,你回答就是了,其他的,没必要多说。”肖袁豪继而开口,“你与死者生前有什么矛盾?”

    倪妹嘴角一抽,“我欠他八千块。”

    此时此刻,倪妹简直后悔不已,直到现在,他总算是明白了,哪怕是凭借着自己真本事借来的钱,也还是要还的。看吧,不还钱就是现在这个结果……

    “嗯,这是作案动机。”肖袁豪记录着说道,“你因为欠下死者八千块没还,当日傍晚与死者发生了肢体矛盾,不欢而散。所以,就跟踪死者,趁着半夜没人,昨晚又是狂风暴雨,将死者杀死,而且,还丧心病狂地将死者带到了你们发生矛盾的那个小巷,以此来泄恨。当然,还有一点,钱也不用还了。一举两得。”

    肖袁豪眼眸锐利地看着倪妹,洞察其神色。

    “没有,我没有杀他。”倪妹一口的否定,急声辩解,“我虽然跟他有矛盾,可我为什么要杀他?为了八千块杀人?我自问办不到。”

    砰!

    这时,贺正仁猛地一拍桌面,眉头冷掀,“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眼泪。”贺正仁朝着肖袁豪看了一眼,肖袁豪立即会意,手中拿出了一个玉佩,在倪妹的眼前一晃,“这个玉佩,是你的吧。”

    倪妹看了一眼,急忙点头,“是我的,我第九任女友跟我分手的时候送给我的,上面还刻着一个‘小’字,我到现在都想不明白她跟我分手的原因……”倪妹一脸的追忆,半响,突然背后一股寒气冒了出来,“可是,这个玉佩,我早就不戴在身上,一直放在我家的抽屉里,怎么……怎么会在你手中?”

    “是你的就对了。”贺正仁冷笑起来,“看到这块玉佩上的血迹了吗?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做梦也想不到,你对死者下手的时候,死者情急之下,从你身上抓下了这块玉佩,警方发现死者的时候,这块玉佩……就在他手中。”

    轰!

    顷刻间如晴天霹雳。

    倪妹的脸色都唰地惨白了起来,浑身冰冷无比。

    自己的玉佩,怎么会在史簿诚的手里?

    不可能!

    “不可能,不可能!”倪妹连连地摇头,“我早不戴这个玉佩了,它一直放在我家里啊。”

    倪妹只能拼命辩解,要不然真的跳入西湖也洗不清了。

    “这只是物证。”贺正仁冷冷地说道,“还有一个人证,有人亲耳听见,昨天傍晚你和死者发生矛盾的时候,你扬言要弄死死者!”

    “什么!”倪妹的眼眸死死地睁大,更是惊惶无比,紧握着拳头,脸色发白地振声开口,“不!我没有,我真的没有!我敢对着台风‘妮妲’发誓,我绝对没有说过这句话,更没有杀死史簿诚,如有半句谎言,我就被台风吹遍整个珠江三角洲,然后绕城三周,脑袋坠地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