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795章小人物的觉悟
    倪妹的声音无比的悲戚,从进入审讯室开始,他的心情就是极度的压抑,恐慌,不安,一直到现在,对方一顶顶的帽子扣过来,倪妹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他愤怒,更多的是害怕,如此一项杀人的罪名,他实在是啃不下去。

    发誓后,似乎觉得自己的诚心还不够,倪妹急忙补充了一句,“以前我都是对着一个女人发誓,现在对两个女人发誓了,绝对没有半句假话。”

    审讯室内,一下子寂静下来。

    而这时,九溪派出所外,一辆车停下,车门打开,四人从里面走出来。

    罗峰,铁面,判官以及倪小青。

    四人大步走进了九溪派出所。

    刚走进大厅,便被人拦了下来。

    “今日九溪派出所接手了特殊案件,由于人手紧张,不办其他业务了,门口都已经贴了公告,你们怎么还走进来。”一名警察皱眉开口。

    “被你们带来的人呢?”罗峰直截了当地开口说道,“我们是他的家属,现在要求见他。”

    几名警察都怔了怔,相视一眼,其中一人朝着后面跑去。

    倪小青的神色布满了紧张,焦急。

    约莫五分钟过后,汪金银的身影方才姗姗来迟,慢慢出现,抬头看了一眼,神色微微变幻了一下,很快就恢复如常,“我倒说是什么人呢,说吧,来派出所干什么?”这里是派出所,汪金银倒不忌惮任何人,他对罗峰自然心存恨意,汪之城是他的侄子,可却被弄得现在遭遇牢狱之灾,汪金银自然将这个罪名扣在了罗峰的头上,都是罗峰害的。

    “汪所长,我们要求见一见你们带来协助调查的人。”罗峰神色平静地开口。

    “见人?”汪金银一怔,旋即笑了起来,“非常抱歉,你们要见的……犯罪嫌疑犯,现在正在审讯当中,这个过程,绝对不能与任何外人接触。”

    拒绝了!

    罗峰身后,铁面判官的眼神同时一冷,几乎下意识地上前了一步。

    罗峰轻轻摆手,示意二人不要轻举妄动。

    “老大,我倒认识几个浙杭公安系统里的领导。”判官沉声地开口。

    “不用,你要是打了电话,会欠下别人的人情。”罗峰低声回答,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汪金银,罗峰拿出手机,找到了千依岚的电话,“我在九溪派出所。”

    这件事,以千依岚的身份,或许,更容易处理。

    轩辕阁!

    罗峰也曾是轩辕阁的人,知道轩辕阁的某些权利,比普通的公安系统,更大。

    “现在怎么办?”倪小青焦急地看着罗峰。

    “等十分钟。”罗峰计算了下千依岚从酒店赶来的时间,“十分钟后,我们就能见到你哥了。”

    “十分钟?”汪金银嘲讽笑了起来,“你以为这里是你家吗?随便你想见谁就见谁?我不怕告诉你,倪妹杀人案,已经是铁证如山!十分钟?呵呵,十个小时后,你们会有机会见见他吧。”

    审讯室!

    “铁证如山,你竟然还敢抵赖,看来,你是铁了心一口否定,以为我们那你没办法啊。”那刺眼的灯光还是对着倪妹,肖袁豪的声音冰冷了几分,在倪妹的耳边缓缓响起。

    倪妹的身子蜷缩了一下,眼神躲避着刺眼的灯光,面容苦涩不堪,“警察同志,我真的没有杀人啊。”

    “呵呵,很好,有时候一些小人物,就是喜欢挣扎一番。”肖袁豪笑了起来,缓缓地走上去,居高临下地俯视着倪妹,一字一顿地说道,“你有没有看过新闻?”

    倪妹的瞳孔强烈缩了几下,“你……什么意思?”

    肖袁豪眯着眼,“前不久有一则新闻,有个罪犯被关进牢里,突然犯了急病去世了。对了,这个罪犯在临死前,也都还不肯认罪,谁知道被老天收了。”

    话语落下,倪妹的面容骇然剧变。

    他自然是听出了肖袁豪的话中带话。

    被老天收?

    分明就是被动用死刑给打死的。

    倪妹早就听说了,很多进入牢子里的,在里面会遭受很多非人的待遇,这种事情曝不得光,却是真实存在。难道……今天自己就要遭遇了吗?

    “不,不行……不要啊。”倪妹的脸色发慌,颤抖地开口,“你们不能屈打成招。”

    “屈打成招?”肖袁豪笑了起来,“人证物证俱全,如此铁证如山的情况下,你还一口否认,这分明就是想钻什么空子,还抱着侥幸之心,对付你这种人……”

    蹬!

    肖袁豪猛地冲了上去,手臂狠狠地一甩。

    宛如一道长鞭,化作了一条幻影,狠狠地甩向了你们的背后。

    轰!

    一声响回荡在整个审讯室内。

    这一刹那间,倪妹的双眼泪水几乎是遏抑不住地流了出去,身体被击中的那一刻,浑身宛如剧烈电流穿过,痛不欲生,那仿佛牵扯着灵魂的痛感让他的眼泪止不住地滚出来,在这一霎之间,倪妹甚至有种气也喘不过来的感觉。

    仿佛快要窒息!

    整整用了将近一分钟!

    倪妹方才终于有点缓过来,艰难地抬起了头,眼神惊恐而慌乱地看着肖袁豪。

    肖袁豪的面容挂满了笑容,徐徐地说道,“对哦,忘了告诉你一件事,这一拳的力度,我是收着打的,还有,我这个手法有点特殊,就是不小心打死了你,你的身上,也不会留下任何痕迹的。说不定明天的新闻上会说……警方二十四小时内破案,杀人凶手在审讯室畏罪撞墙自杀。”

    倪妹的脸色彻底惨淡了下来,浑身都在颤栗着。

    双眸布满了愤怒,恐惧,无奈,绝望……

    无可奈何!

    他能怎样?

    他还能怎么样?

    眼前那肖袁豪的笑容犹如魔鬼般狰狞。

    “我再问你一次,史簿诚,是不是你杀的。”

    对于肖袁豪所做的一切,贺正仁似乎根本没看见,此时,贺正仁再一次开口询问倪妹。

    审讯室内一阵死寂。

    半响,肖袁豪笑了起来,“好好回答吧,我再说一次,铁证如山,你根本不需要再存什么侥幸心理了,干脆就痛痛快快地承认,免得……会发生什么大家都不愿意看到的事情。”顿了下,肖袁豪眯眼直视着倪妹,“小人物一时冲动怒而杀人的案件,我见得多了。然而……小人物,就要有小人物的觉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