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957章祭圣大典
    万丈深渊处,骷髅堆积如山。

    幽暗的山洞内,沿着一条伸手不见五指的漆黑通道,不久豁然开朗,出现了一座被黑色雾气笼罩着的暗黑城池。

    四周围遍布骷髅魔骨,不时发出凄惨的哀嚎声音,令人毛骨悚然,心惊胆战。

    不过能到此地的人,似乎早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环境,四周不时出现巡逻的骷髅杀手。

    这里,正是骷髅深渊的总部。

    此时此刻,骷髅深渊的总部戒备似乎是前所未有的森严。一队队骷髅杀手交错纵横,没有一处死角地巡逻着,目光警惕,森寒的目光散发出无尽的冷光。

    城池内。

    一张长达十米的椭圆形长桌,只有七人坐着。

    宽阔的大厅,仅有这七人。

    “大魔王无意再掀起斗争,可当年的仇,我们不可不报。”坐于首席位置的,正是骷髅深渊的霸主,骷髅神王!

    浑身披着骷髅图案的黑衣,头戴斗笠,看不见真面目,声音蕴含着浓浓的煞气,“当年一战,我七渊邪门与残墨组织结盟,却惨遭三教重创!这一笔账,是时候该清算了。”

    “可惜大魔王的心思我等根本猜测不透,当年一战,残墨组织展现出何等强大的力量,难道大魔王,还没有在那一战后恢复巅峰实力?”一旁,开口的是血冰深渊的霸主,噬冰狂魔。

    “大魔王,本便与我等追求的不同,当年我曾追随于他,他与三教巅峰对决,更大的原因是大魔王的桀骜不驯,想要证明自己的实力,才不惜与三教巅峰对决。当年一战,大魔王已经证明了自己,在没有绝对把握之前,他恐怕不会再与三教死战了。传闻,大魔王已经窥探到超越九鼎的门槛。”峡谷深渊霸主,冥屠魔头。

    “残墨组织的具体事宜,一直是由天邪长老来管治,大魔王极少会过问,但是,天邪长老虽然野心勃勃,可绝对不敢违抗大魔王的命令。”海底深渊霸主,鲸祁魔头!

    “所幸的是,当年那一战后,我们七渊邪门,得到了天阶功法,仙魔宝典!一念成仙,一念化魔。”幽潭深渊霸主九幽邪魔沉声地开口,“仙魔宝典一分为七,我们七人各执一部,实力都突飞猛进,问鼎九鼎巅峰!我们七人联手,甚至可与大魔王一战!”

    “三教,还不知道我们的实力,这一次,我们必定能够打得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地狱深渊霸主,禹吽魔头,眼神流露出凶光,“今日我七渊邪门会面,目的只有一个,便是在半年后的三教祭圣大典上,攻陷驻剑峰,让三教尝试一下死亡的滋味!”

    “祭圣大典,三教盛会!重修圣榜,英雄辈出!他们做梦也不会想到,我们七渊邪门,敢在那时候杀到。”恶魔深渊霸主郝溟魔头亦是期待无比。

    “时间已经很紧迫了,今日我们七人集合,一来商议祭圣大典,屠灭三教的部署!二来,在这段时间内,磨合仙魔宝典的合攻之术,提升力量!”骷髅神王振声地开口。

    “如果有可能,说服天邪长老,让他出手暗助。如果说我们七渊邪门如今的实力能够与三教平分秋色的话,残墨一出,胜利的天平,将毫无悬念地降临到我们这边。”

    “别忘了,我们还有一股从未出现过的力量作为底牌。”

    “这一战,邪门赢定了。”

    七大魔头商议了很久,制定了具体的方案后,各自离去。

    没多久,一道虚影晃身进入大厅。

    椭圆形长桌,只剩骷髅神王一人。

    “禀告神王,任务……失败了。”虚影的声音响起来。

    骷髅神王眼眸迸发出精锐的光芒,“为何会失败?”

    “千家发生了变故,昔日被千家逐出家门的一脉突然间强势回归,不仅仅杀死了六师弟千钧父子,而且,还将我骷髅深渊在浙杭的力量,一并拔除。”虚影继而说道,“骷髅杀手的幼苗,以及神王大人要求上供的处子,都被救了出去。”

    轰!

    一股滔天的杀气冲破了黑雾缭绕的城池,席卷上天。

    “不知死活,竟敢毁我骷髅大事。”

    “带上几位护法长老,灭了千家。”

    杀意在蔓延。

    夜晚的泉城,灯火璀璨。

    街头的烧烤档,史盘智左手一串牛肉,右手一鸡翅,吃得满嘴流油。

    “胖哥,你这样子,实在是跟佛,沾不上边啊。”齐笑忍不住开口。

    “你懂?”史盘智眼神鄙夷地看了一眼齐笑,“酒肉穿肠过,佛祖喝个够!这么出名的禅语,你都没听过?来,兄弟们,喝一杯。”

    一杯酒咕噜下肚。

    齐笑竟无言以对。

    358寝室兄弟四人一路风尘仆仆,来到泉城后,在酒店开了房,就跑到这家烧烤档吃喝起来,对于史盘智而言,那所谓的寻找佛缘,就是喝酒吃肉。

    一路上,罗峰注意了泉城的现况。

    佛祖开光显灵的传闻确实引来了不少武者,罗峰不时会看到武者出现,不过,这些人都有意掩饰,没有暴露出自己的武者身份。

    “看来,这几天,泉城要热闹了。”罗峰喝了一杯酒。

    齐笑的手机铃声响起来。

    接过了电话后,齐笑说了自己的位置。

    “我同村兄弟就要到了。”齐笑笑着开口。

    没过多久,一个青年人骑着自行车朝着这边过来,皮肤黝黑,笑容阳光,远远就跟齐笑打招呼,“笑儿,哈哈,想不到你还真来了。”

    “我自我介绍。”这青年的性格开朗,停下车后自来熟地开口说道,“我齐东,你们叫我东子好了。”

    “东子,我叫史盘智。”胖哥吃着鸡腿声音模糊。

    “死胖子?”齐东一愣。

    众人大笑。

    年轻人之间的距离很容易拉近,很快,齐东便轻而易举地融入了这个集体当中,一边喝酒吃肉一边畅聊着。

    “对了,东子,你在电话里说亲眼看到佛祖开光,不会是忽悠我吧。”齐笑说起了正事。

    “千真万确。”齐东压低了声音,左右看了一眼,旋即低声地开口说道,“这几天,千佛崖那边的大片区域,都封锁起来了,对外宣称是要对千佛崖进行维护,实际上,就是因为佛祖开光显灵!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吃完这顿,我带你们走小路上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