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1055章欧阳世家的祭奠大日
    一个小时过去。

    罗峰在酒店订好了酒席,给燕归来接风洗尘,燕归来坦然一身而来,面容平静,神色上丝毫没有任何异样,酒桌上,也是谈笑风生,一副洒脱。

    可谁都清楚,一旦燕归来出手狙击南风云,一定会被蛮天教列入必杀名单之中。

    这一次,不同于泉城。

    在泉城,燕归来胡乱编撰了一个借口去阻拦南风云追杀罗峰,可现在,燕归来是要阻拦南风云,让罗峰去杀欧阳天宫!

    这要摆明了告诉蛮天教,他燕归来,要正面与蛮天教为敌。

    燕归来虽然圣榜第五,可只是孤身一人的独行剑客,自然无法与蛮天教匹敌。

    “燕前辈,我敬你一杯。”罗峰端起了酒杯,朝着燕归来郑重开口。

    燕归来爽朗一笑,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赞叹一声好酒,燕归来眼眸望着罗峰,面含笑意,他看得出来,罗峰的心里想什么。罗峰有这点心思,对于燕归来而言,已经足够。

    “在上京之前,我发现,我的病已经完全好了。”燕归来一字一顿地缓缓开口,“你知道,这对于我而言,意味着什么?”

    罗峰理解点头。

    燕归来大笑!

    “我燕归来从一名山村小子,偶得奇遇踏入武者界,如今圣榜第五,这日子过得太过顺风顺水了,哈哈,说不定冒险捅了这个天,我还能再进一步!”

    “师傅,不就是蛮天教罢了!”血魔振声说道,“武者界不是有三教吗?我有两个兄弟拜入道天教,大不了,得罪蛮天教后,师傅进去道天教,有道天教主撑腰,还怕他欧阳无极?”

    燕归来摇摇头,“三教虽然表明上竞争不断,可实际却是同气连枝,如同一体。更何况,为师一生坦荡逍遥,不想加入任何教派,为那规则束缚。”

    “燕前辈才是真正的江湖侠客!”罗峰笑道,“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痕,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

    喝酒!

    畅聊!

    开怀大笑!

    即便燕归来已经赶来,斩杀欧阳天宫的计划可以启动,可是,却同样需要等待时机。

    燕归来已经做好准备。

    可这件事,如果能够瞒天过海,岂不是更加完美?

    可惜,自己的《七步迷踪阵》至少还需要一个月左右才能完成。第一次纂刻阵法,罗峰有太多不懂的地方,需要不停的摸索,探究,反复推敲。根据《阵箓》所记载,普通的一阶阵法,用五个时辰布置出来,勉强及格。

    罗峰现在……如果满分一百,距离及格线目测还有59

    畅饮喝足后,燕归来将血魔带回房间谈事。

    铁面和判官继续出去打探消息。

    罗峰则回房间纂刻阵旗。

    罗峰坐下以后,再抬起头,外面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

    伸了一个懒腰。

    盘膝而坐,运起《紫气东来》神功。

    脑海中,不时浮现起刀剑碰撞地激烈画面……

    许久,罗峰重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眼眸闪过了一抹复杂。

    他对武者界,接触并不多。

    燕归来,圣榜第五,可是,听他的语气,他的实力,距离圣榜前四名,却有天差地别。

    然而,不是说,武者界,从来没有人超越了九鼎?

    同样是九鼎巅峰,为何会有巨大鸿沟?

    罗峰心中疑问很多。

    只不过,他始终明白的一点是……

    如果他愿意,一定能够帮助燕归来提升实力!

    不管是燕归来,还是南风云,甚至是鬼火组织背后的神秘鬼神大人,他们都惦记着罗峰的天阶功法,罗峰有把握,天阶剑法,必定可令燕归来实力增长!

    但是!

    罗峰嘴角抹过了一丝苦涩。

    九痴老道给他订下的目标,是三年内,圣榜前五。

    罗峰要翻越的,恰恰正是燕归来这一座大山。

    自己如今却想要提升燕归来的实力……这特么的不是给自己增加难度吗?

    罗峰此刻,陷入两难之境。

    “老大!”这时,门外已经响起了一阵敲门,是铁面的声音。

    罗峰走过去,打开了门。

    除了铁面判官外,血魔和燕归来也在。

    “有什么事?”罗峰当即问道。

    “有机会了。”判官振声开口,“我们刚刚打探到了一个消息,两天之后,正是欧阳世家一年一次的祭奠大日!据闻,这一天,是欧阳世家的第一任家主的忌日,到时候,欧阳世家的核心成员,都要进山拜祭,而且,这个祭奠仪式,只有欧阳世家的人能够在场,到时候,南风云不在,我们有机会,一举轰杀欧阳天宫。”

    “不如让我直接出手吧。”燕归来沉声道。

    罗峰看了一眼燕归来。

    燕归来亲自斩杀欧阳天宫,欧阳天宫恐怕十死无生。

    然而,罗峰却是摇摇头。

    他请燕归来出马,更大程度,是以防万一,狙击南风云。

    欧阳天宫,还是他来杀!

    “入山刺杀欧阳老贼,还是交给我们兄弟几人吧。”罗峰沉声说道,“前辈的目标,只是南风云。”

    “对,师傅,我们已经彻底得罪蛮天教了,可你还没有。”血魔笑道,“你能不现身,对于我们而言,可又多一张保命的底牌啊。”

    燕归来板着脸,皱眉道,“我燕归来岂是贪生怕死之辈?”

    “我们没有这个意思。”罗峰想了想,面容含笑地看着燕归来,“我们只是希望,燕前辈能够更好地保护我们。”

    燕归来眼神疑惑地盯着罗峰,总觉得这小子话中有话。

    “这两天,还是要盯紧一点,最怕南风云也乔装入山,保护欧阳老贼了。”罗峰吩咐,判官几人连连点头。

    交待一番后,罗峰的目光重新落在了燕归来的身上,“燕前辈,我们出去一谈?”

    燕归来一怔,下意识一点头。

    两人离开了酒店,没多久,来到了一处偏静的公园。

    公园深处,夜无人烟。

    “罗峰,你……”燕归来疑问。

    罗峰止住脚步,回过头,“我想请教燕前辈几个问题。”

    “你说。”燕归来不知道罗峰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燕前辈,你曾说过,圣榜前八的八名九鼎巅峰中,前四名,后四名,实力相差甚远。”罗峰正色道,“这是为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