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1094章神医请留步
    第1094章神医请留步

    八成能苏醒?

    奥尔德斯眼眸流露就极其不可思议,不敢相信姜明文说的话,三十多年了,没有一个医生敢保证凡娜莎可以苏醒。

    这,未免太荒诞。

    安德烈忍不住站了出来。

    什么九转圣丹。

    什么华佗九味仙汤。

    压根统统都没有听说过,如果治病这么容易,那还要医生来干什么?

    安德烈强烈质疑,并且坚决不让奥尔德斯给母亲喂药。

    “如果信不过中医,又何必踏入这个大门?”姜明文见安德烈的态度越来越恶劣,心中也有无名怒火,冷冷地一拂袖,“你若信便服下,不信,那么,送客。”

    “父亲,我们走。”安德烈振声地开口,宛如自己识破了一个天大的骗局。

    “你闭嘴!”奥尔德斯朝着安德烈一声大吼,“不管别人的医治效果如何,我们既然来了,就得遵循人家医生的意愿。”

    “可是,这分明是庸医……”

    “三十多年,没有一个医生能够救醒你母亲,他们全部都是庸医吗?”

    安德烈顿时哑口无言了。

    奥尔德斯小心翼翼地将这一杯融了九转圣丹的水渗入了凡娜莎的嘴里。

    “罗少侠说了,让凡娜莎昏迷不醒的,是伤,不是病,而九转圣丹,是武者界公认的疗伤第一圣药,对凡娜莎的伤势一定有奇效。”姜明文非常期待,尽管安德烈让人看着非常不顺眼,可奥尔德斯从头到尾都保持着贵族礼仪,他对妻子的爱意,足以感动所有人。姜明文自然希望凡娜莎能够醒来,证明中医在医学界不可替代的地位。

    没多久,姜小海端了一碗药走进来。

    药味刺鼻。

    安德烈眉头下意识地一皱。

    他最讨厌的就是这怪异的中药,黑漆漆的,臭得刺鼻,若是让他喝一口,简直没法忍受。

    “服下去吧。”罗峰走进来,沉声地开口,“四个小时后,小海再煎一次药,你的夫人应该便可以苏醒过来了,当然,也不用感谢我,我出手救人,是要酬劳的。”

    “如果凡娜莎可以醒来,我会兑现承诺。”奥尔德斯激动开口。

    “行。”罗峰扭头看向了千依岚,“老千,我们走。”

    “走?”安德烈顿时急了,振声说道,“我母亲还没吃药,你们连最起码的,等她吃了药,再走也不行?”

    罗峰皱眉看着安德烈。

    这家伙有点烦。

    从一开始就不信中医,现在还担心自己的药有问题,只是,他不敢直说罢了。

    罗峰刚才出去煎药的时候,接到了判官的电话,有新的消息,才急于离开。

    “我可以给他担保。”姜明文振声开口。

    “不必了。”罗峰大大方方地坐了下来,“服药吧。”

    罗峰看着安德烈的眼神,轻闪过了一抹愠色。

    如果不是因为那一颗珠子,就算给罗峰再多钱,就安德烈这个态度,罗峰绝对不会出手。

    奥尔德斯的心头轻轻一震。

    他知道,安德烈给卡文迪许家族带来了隐患。

    眼前这个年轻人,就算医不好凡娜莎的病,可他一身神奇的华夏功夫,就有足够的理由去结交,示好,可安德烈,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得罪对方,简直愚蠢到家。

    奥尔德斯恨不得扇安德烈一记耳光。

    此时的局势不容奥尔德斯多想,将一碗华佗九味仙汤给凡娜莎喂下。

    十分钟过去。

    罗峰站了起来,“老千,走吧。”

    千依岚点头,跟随罗峰往外走。

    “你们就这样走了?”安德烈还是忍不住开口。

    “你到底想怎么样?”千依岚回头了,怒斥,“你想害死你母亲吗?”

    安德烈身躯一震,旋即愤怒了,“满口胡言,我又怎么会害我母亲?”

    “哼!”千依岚心生怒火,换作是其他人,说不定立即就终止对凡娜莎的治疗了。

    “啊……你们看。”突然地,姜明文指着凡娜莎,激动大喊起来。

    从凡娜莎服下华佗九味仙汤后,姜明文一直在注意着她。

    “她的手指,动了。”

    奥尔德斯也看见了,身躯强烈地一震,顿时老泪纵横,是真的。

    这一霎,安德烈也瞬间石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三十多年,母亲的病情,从未好转。

    今天竟然服下了一剂中药后,动了手指,这是绝对的良兆啊。

    “太神奇了。”姜小海眼眸充斥着膜拜地看着罗峰。

    “凡娜莎,凡娜莎……”奥尔德斯蹲下去,双手颤抖地抓着凡娜莎的手。

    而此时,罗峰则示意千依岚一下,两人并肩走出了本草堂。

    奥尔德斯终于发现罗峰离开,身子腾一下站起来,大步追出去。

    “神医请留步。”

    奥尔德斯的声音近乎是带着哀求了。

    他一开始也并不抱什么希望,只是想尝试一下。

    殊不知,罗峰竟然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奥尔德斯此刻的心情,是激动,兴奋,又忐忑,不安……

    他害怕因为安德烈,罗峰不再给凡娜莎治病。

    可是,奥尔德斯追出去的时候,罗峰和千依岚已经消失无影了。

    “父亲……”安德烈也意识到自己恐怕闯下大祸,声音有些结巴。

    “你他妈的闭嘴!”奥尔德斯猛然地一抬手,狠狠地扇了安德烈一记耳光,愤怒咆哮,歇斯底里,“要是神医不肯再给你父亲治病,我不会放过你!你给我滚出卡文迪许家族吧!”

    安德烈双腿一哆嗦,脸色都白下来了。

    内心还是没法接受。

    中医,明明就是全世界最没用的医学。

    没有科学依据。

    处于淘汰边缘了。

    可偏偏,确实一剂中药,让母亲又了苏醒的迹象。

    那不是意味着,这一剂中药背后代表着的中医,秒杀了全世界诸多所谓的先进医学?

    太匪夷所思了。

    安德烈感觉自己的脸,被打得火辣发烫。

    “还不快滚!”奥尔德斯愤怒,“去找神医回来,要用最诚恳的态度,听见没有?”

    安德烈真正感受到父亲的怒火了。

    慌忙地点点头,脚步趔趄一下,跑出了本草堂。

    奥尔德斯难掩激动,看了一眼凡娜莎后,目光则看向了姜明文,“不论如何,我都想找到神医,向他表达最诚挚的歉意,请你转达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