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1210章桎梏境,二重!
    盒子被打开的一瞬间,缝隙处,已经传出了一股熟悉的气息,令罗峰的精神大振。

    “第四颗神秘珠子。”

    这一刻,罗峰笑了起来。

    完全确定了。

    这,就是神秘珠子的气息。

    苏黎世一行,来对了。

    罗峰面容明显流露出欣喜,带着盒子,离开了瑞士联合银行总部。

    傍晚的苏黎世湖,夕阳余晖洒落在湖面上,显得波光粼粼,格外美丽。

    宽四公里,长度却达到三十九公里的新月形苏黎世湖,周边景色迷人,也是富豪的聚集地,从湖面码头上停靠着的各种豪华游艇可以看得出来。

    此时此刻,罗峰也在其中一处游艇内,不过,他的游艇是租来的。

    开游艇的是一个小伙子,金色头发,笑容阳光,张嘴就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很容易跟人带来好感。

    罗峰租他这辆游艇,是因为走近的时候,这金发小伙子竟然在唱华夏的歌。

    用华夏语言。

    这让罗峰感觉好奇,也有熟悉感。

    “看,前面是大片的葡萄园。”金发小伙子一边走,一边跟罗峰介绍周边的美景。

    一开始是用英文交谈,后来,金发小伙子试探地问了一声,“先生是华夏人?”

    用的是华夏语言。

    罗峰更加惊异了,金发小伙子的华夏语言说得非常标准。

    “是的。”罗峰含笑点头,脊梁笔直,眉宇划过骄傲,“我是华夏人!”

    金发小伙子兴奋无比,“我的祖母也是华夏人,我酷爱华夏文化,我有个华夏名字,叫华英雄,帅气吗?”

    金发小伙子手舞足蹈,源自内心的喜悦,这倒算得上是另类的他相遇“故之”了。

    知道罗峰的身份后,华英雄更加健谈了,兴奋道,“华夏最近,有大新闻。真正的华夏功夫面世了,叫做《龙武》,哥们,你学了吗?”

    罗峰“呃”了一声,一时不知该怎么回答。见状,华英雄摇摇头,似乎是责备,“你这可不行,《龙武》是华夏功夫,我觉得你们每一个华夏人都该学习,嘿,等船靠岸后,我来教教你,华夏《龙武》。”

    罗峰微笑起来,“行。”

    跟华英雄聊了一会后,罗峰转身走进了游艇里面的一间房子内。

    房门关闭。

    罗峰轻呼了一口气,心神逐渐平静,他来游览苏黎世湖,是想在这个风景宜人,美丽的地方,融合第四颗神秘珠子。

    偶然结识了华英雄,才多聊了几句。

    盒子打开,如同鹅卵石般大小,却有着夺目璀璨光芒的神秘珠子,让整个房间都充斥着神秘的光。

    罗峰盘膝而坐,双手捧着神秘珠子,掌心向上,旋转起紫气东来神功。

    背负七星,四星归位!

    罗峰背后的七星图案重新出现,掌心处,神秘珠子徐徐地旋转起来,很快,化作了一道流光,融入了罗峰的背后。

    轰轰!

    第四颗珠子融合的一刹那,罗峰感觉到一股宛如洪流般的力量狂奔而至,力量至大,汹涌澎湃。

    瓶颈破开。

    罗峰浑身骨骼仿佛在震荡,发出无形的巨响,血脉在翻滚,直接沸腾。

    体内,一条枷锁,如同血管,粗大若绳,悬挂心脏。

    第二道枷锁!

    罗峰毫不犹豫,借助了融合第四颗神秘珠子的契机,猛然发力,磅礴浑厚的力量,疯狂冲击第二道枷锁。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华英雄见罗峰的房门紧闭,也没有去打扰,而是将游艇停在了湖泊中心。

    足足一个小时,罗峰才推门走出去。

    “嘿,哥们,你总算出来了。”华英雄笑着说道,“是睡着了吧?出来看来苏黎世湖的夜景。”

    罗峰有些意外,他以为过了这么久,游艇早该靠岸了。

    “放心,虽然会超时,但是不会另外收费。”华英雄笑道,“我可不会坑华夏同胞。”

    罗峰不由地笑了笑,华英雄这金发小伙子,还真的是发自骨子里的热爱华夏文化。

    成功融合第四颗珠子,并且挣断了第二道枷锁,踏入桎梏境二重,罗峰心情大好,一边欣赏苏黎世湖的美色,一边和华英雄天南地北地聊了起来。

    游艇逐渐靠岸。

    “哥们,忘了问你的名字呢。”华英雄笑笑道。

    罗峰跳下了船,刚想开口,此时,远远瞥见了一群人朝着这边走过来,大概七八个青年人,气势汹汹,来意不善。

    “又是这几个讨厌的家伙。”华英雄皱眉地走了上去。

    “大师兄,就是他。”来人中,有人指着华英雄叫嚷,目光带着敌意。

    被喊成大师兄的是一名短发青年,眼神精炼有神,步伐稳健,目光凌厉,如同一头虎豹般盯住华英雄,片刻,短发青年面容流露出一抹嗤笑,旋即缓缓地开口,“我是苏黎世跆拳道馆的朴盛昌,你就是华英雄?”

    “是我。”华英雄嗤笑地一瞥朴盛昌旁边一个青年,“呵,打不过我,搬靠山来了啊。”

    那青年面容恼怒,哼了一声,“你羞辱我们跆拳道馆,就该得到教训。”

    “何来羞辱之说?”华英雄文绉绉地回应一句,然后怕他们听不懂,补充解释了一声,“我的意思是,跆拳道本来就比不上华夏功夫《龙武》,这是铁的事实,不信你们可以看,不出几年,华夏《龙武》,必定席卷全亚洲。”

    “简直就是放屁。”那青年怒斥,“大师兄,你看见他的嚣张了吧!”

    “华夏《龙武》?”朴盛昌嘴角抹过了一丝不屑,“我看过了,除了有些花哨外,简直一无是处,这也敢来与我们传承历史悠久的跆拳道相比?简直可笑。”

    “大师兄,别跟他废话了,这家伙就是华夏一条忠实的狗。”旁边青年人冷怒开口。

    华英雄的面容一下子低沉如霜,目光郑重地看着那青年人,认真无比,“道歉。”

    青年人一愣。

    华英雄踏前了一步,一字一顿,“向我道歉,向华夏道歉!”

    话语落下,几人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你算个毛啊!”有大师兄在后方坐镇,青年人胆子也肥了,冲上去就是凌空一记侧踢,“今晚就将你踢下苏黎世湖,反正你的脑子都已经进水了,不在乎多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