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1245章我就是天下无双
    常于冲的眼神中充斥着蔑视,嘲讽,冷笑。

    自己虽然负伤了,可是,还不至于忌惮一个仅仅桎梏境二重的怪胎。

    “不过,你真让我感到惊讶,竟然能够跟上我的速度。”常于冲感慨,继而哈哈大笑,“可是,你的智商也是天下无双,难道没有发现,墨元雾根本没办法追上来吗?”

    罗峰站在常于冲的面前,神色淡定地负手而立,“你就像只小丑。”

    常于冲并不生气,他觉得,跟一个死人生气,那太掉身份了。

    “天狱境地内,除了四大王级势力,恐怕还真的没有什么绝世天骄能够与你比肩,可惜,你智商无双,自己找死。”常于冲猛然运气,咻咻地一阵破空声响,墨元雾留在常于冲身上的数枚银针震飞出去,轰隆声下,周围几棵大树同时出现了几个大洞。

    常于冲的身上升起了一阵神秘雾气,伤势似乎逐渐地复原。

    啪!

    手中长鞭,神龙摆尾,爆发出凌厉的声响。

    “我很期待,当墨元雾见到你的尸体的时候,会是什么表情。”常于冲大笑压前,唯恐有变,眼前这怪胎与墨元雾联手,威力太强,如今,先将他斩杀,再找墨元雾算账。

    这简直就是天赐良机。

    鞭影重重,虚空婆娑,如同万千条细柳随风摆动,无法捉摸出其真正的轨迹,可是,每一道影子,却蕴含着极其恐怖的毁灭力量,四周围有不少数千斤重的巨石直接被扫起,朝着罗峰轰过去。

    俨然是一个巨石阵。

    “砸成肉酱。”常于冲豪气冲天。

    罗峰冷眼一扫,陡然间踏步而行,凌波微步,一苇渡江般的潇洒,只身冲向那巨石飞扑而来的方向,火力全开,移山填海,紫气金光,同时爆发,就好比是一尊无匹的战神,面对巨石,无所畏惧,一拳一拳,巨石爆裂,四处飞屑。

    转眼间,罗峰已经逼近了常于冲,气势可怕,握拳轰去,双目金光迸发,火眼金睛,洞穿长鞭的破绽,同时带有攻势,袭击常于冲。

    常于冲心头一惊,抽身后退,面容流露出骇然,自己虽然负伤,可手段还有,威力还在,竟然被区区一个桎梏境二重的武者如此欺压而来。

    常于冲猛然咬牙,全力以赴,刹那间,四周围飞沙走石,天昏地暗,巨石遮挡了天空。

    罗峰的眼眸蕴含着无比可怕的战意,自从突破以来,他一直在摸索自己的实力底线,桎梏境二重,他直接横扫,今日面对着桎梏境三重王齐封,飞刀杀之,如今,直面桎梏境四重的常于冲,罗峰仍然有一战之力!

    “跨越两个大境界,未必不可战胜。”罗峰气势如虹,身影化箭,倏然电击,龙吟虎啸,巨石破裂,浓烟冲天,碎屑破空。

    拳力无匹,飞身轰去。

    “有四个字你倒是说对了。”罗峰眼神炽烈,浑身如同披挂神光战衣,熠熠生辉,光芒璀璨,夺目耀眼,如同一轮浩阳,绽放绚烂光辉,直射大地,镇压朝向了常于冲,“我就是天下无双!”

    绝世天骄,谁可比肩?

    罗峰自问,能够镇压所有同境界的人。

    像常于冲这种比自己境界高,根基却太浅的武者,更加能够碾压。

    轰!

    一拳直接轰中了常于冲的胸口,震得常于冲飞身退了出去,数十米外撞在了悬崖上,发出了震天动地的巨响。

    嗖!

    下一秒,常于冲的身躯猛飞出去,连带着碎石土屑,丝毫不敢停留,施展身法,快如闪电,朝着远处奔走遁逃。

    罗峰眉宇轻掀,抬手一道闪电,道教雷术,威势惊天,不偏不倚,劈中了常于冲的头顶上方,常于冲全速奔走,没想到攻击突然降临,猝不及防,身躯轰地倒地。

    罗峰身影掠上,居高临下,冷视着常于冲。

    常于冲感觉要奔溃,瞳孔流露出惊骇,慌张,突然间咬牙,朝着一侧疯狂遁逃,这是他一直避开的路线,这里,有一处摩云岭的禁地,无人敢轻易涉足,可是这一刻,为了逃命,常于冲顾不得了。

    嗖!

    罗峰追上。

    常于冲的眼神闪过了狰狞,他故意将罗峰引向禁地了。

    就算是死,也要罗峰陪葬!

    风驰电掣,两边的景物飞快后退。

    罗峰也察觉到四周围的气息有些怪异了,同样是摩云岭,这里,死寂得可怕。

    仿佛没有任何生物踏足这片区域,哪怕是一只虫子。

    绝对禁地!

    罗峰心头突然间升起了一股极度危险的感觉,身影强行停下,手中拿出了飞刀,正要挥出,前方,常于冲的声音却惊恐无比地大喊起来,“救我……”

    罗峰瞳孔骤然一缩,惊骇望前,常于冲的身躯仿佛被无形的力量约束,他拼命挣扎,可是无济于事,身子被拉扯了下来。

    罗峰低头望向了下方,是一大片的沼泽地,无边无际,可是,沼泽地底部,仿佛有暗流涌动,微妙的高低起伏,仿佛是在呼吸。

    一双眼睛,血红可怕,如同魔神影像,投放在沼泽地上。

    罗峰也感受到了约束力量袭来,身影飞快后退,甚至连五行大遁也不敢在此地施展,抽身而退。

    呼!

    那一股恐怖的约束力量几乎是贴着罗峰的面横扫而过。

    罗峰飞快退出了这片沼泽地的边缘,有些后怕,再度抬头看去的时候,面容不由得流露出一丝惊悚,常于冲的身子,只剩下半截在沼泽地上,在痛苦哀嚎,发出了惨叫,仿佛在承受着巨大痛楚。

    “他的力量,似乎在流失。”罗峰睁大眼睛,脑海中不由得脑补了一幅画面,在沼泽地底部,有一只怪物,正在吸常于冲的血。

    罗峰不由得打了个寒颤,感觉没有安全感,再后退了一百多米,站在了高处,眺望这片沼泽地,“太诡异了,方圆十里的沼泽地,竟然连一只蚊子也没有,这简直就是死地。”

    常于冲的身子已经完全消失在沼泽地,没有留下任何气息。

    “他显然是知道这片禁地,刚才想引我同归于尽。”罗峰回想起常于冲先前逃走的路线,就是有意识的避开这片沼泽地。

    罗峰眺望着这片沼泽地一阵,心中虽然有不少疑问,可显然不会去探险,果断地转身离开。

    摩云岭,山脉外围。

    此刻,两宗惨败的消息,迅速蔓延而开,引起了轩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