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1290章宋拾月
    小屋内,蒋丹彤呆呆地看着萧钰,许久,方才缓过了神来,喃喃开口,“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爱情的力量?”

    萧钰扭过头,看着萧钰,微笑起来,“你从小在洛神殿长大,甚至连一个异性都几乎没接触过,又怎么会懂得爱情?这,或许是洛神殿所有女弟子的悲哀。”

    蒋丹彤的眸子不由得闪掠过了一抹憧憬,“我真想知道,爱情是什么样子的?”

    萧钰眸子流露出思忆,“爱,就是刻骨铭心,就是彼此总会在思念中相遇。”

    半个时辰过后,蒋丹彤从屋子内走了出来。

    她记住了萧钰对她说过的话,也答应了萧钰,如果有机会见到散修罗山,一定转告他,钰儿,永远等他。

    长夜漫漫,大街小巷,不时有狼烟军急匆匆地路过。

    神女城是松州最大的几座城池之一,想要搜出几个人来,并不容易。

    不会有人想到,今日破开彩银峰大阵的人,依然还是散修罗山。

    如今,七人已经回到了寺庙当中,暂时还没有狼烟军搜查到这个地方。不过,在寺庙周围,罗峰还是布下了几个阵法,一旦有外人靠近,立即便可察觉。

    寺庙后方,是一片林海。

    墨元雾直言,他确实可以在彩银峰突破,可是,在临近突破之际,他察觉到了狼烟军的异动,心里担心些什么,就朝着神女招亲的擂台走去,结果赶上了这一场大战。

    “天下神山,不止彩银峰,何愁没法突破?”墨元雾的性情极其洒脱,不以为意,笑着说道,“我听说,紫神天空城,紫神宫所在之地,整个天空城的天地环境,随时随地,可以让人挣脱六道枷锁,最核心神山,曾经孕育出一些能够让人挣脱八道枷锁的鲜花果实。”

    那些地方,确实令人向往。

    “我也感觉要突破了。”罗峰沉声地开口,今日大战之前,他便触摸到了第三道枷锁的门槛,如今感觉能够捅破这层枷锁了。

    交代几句之后,罗峰转身走进了后山的林海深处。

    盘膝而坐,运起了紫气东来神功。

    神圣的紫光弥漫全身。

    罗峰心里无比迫切地希望提高自己的实力。

    相比浩渺的天狱境地,区区桎梏境二重,实在太过微不足道。

    今日的莫钦池,桎梏境五重,那恐怖的威压,令他难以喘息。

    更别提,不论是司马世家,或者是洛神殿,都有桎梏境七重的绝世强者。

    “要变得更强!”罗峰的目光坚毅无比。

    他本想通过神女招亲找到萧钰,可是,如今不仅仅希望落空,还遭遇追杀。

    “破!”

    罗峰浑身绽放出炽盛无比的光芒,一道枷锁,顺势而破。

    迅速服下了一颗桎梏丹,继续盘膝修行。

    一夜之间突破了一个境界,而且,实力能够迅速恢复巅峰。

    在天狱境地,唯有罗峰能够办到。

    只有他拥有失传的桎梏丹。

    “若将我逼急,抛出桎梏丹秘方为诱饵,引来超级强者,镇压司马世家与洛神殿。”罗峰的眼眸流露出狠光,他相信,天狱境地,一定有不少强者对桎梏丹感兴趣,不过,不到迫不得已,罗峰绝对不会放弃桎梏丹秘方。

    朝霞的光辉洒在了林海之上,罗峰感觉浑身的血液流淌的速度很快,宛如带动着战鼓,咚咚响彻,浑身充满了力量。

    桎梏境三重!

    “只有挣断更多枷锁,才更加能够发挥出诸多传承武技的力量。”罗峰的眼眸抹过了一道期待的光芒。

    呼风唤雨,龙宫的最强传承。

    那是借天地之力而形成的领域力量。

    天地为阵!

    若是罗峰的实力更强一些,那一片狂风暴雨,风可为利剑,无坚不摧,雨可为金刚,捅破一切。

    到那时,呼风唤雨,更加令人闻之变色。

    罗峰的神识蔓延整片林海。

    蓦然间,罗峰猛然站起,目光警惕,眼神冷厉地盯着一处方向,“什么人?”

    嗖!

    一道身影现身。

    罗峰眉头不由得一皱,眼前是一名蒙面女子。

    他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息在他附近潜伏,本以为若不是敌人,那便是灵觉大师,可出来的,竟然是一名蒙面女子。

    “你,是神子?”蒙面女子朝着罗峰直截了当地开口。

    罗峰一怔,皱眉盯着蒙面女子。

    蒙面女子继而说道,“唯有蚩尤一脉的神子,才能够得到圣刀的传承。”

    话语一落,罗峰眼眸不由得爆发出了一道亮光。

    毒老妪对他说过,蚩尤一脉在天狱境地曾经有过辉煌,她坚信,天狱境地,还有蚩尤一脉的分支保存下来。

    眼前这位……

    “你是……”罗峰神色疑惑地打量着蒙面女子。

    蒙面女子眸子庄重,“你能否证明自己的身份?”

    罗峰思索片刻,还是果断地拿出了一块令牌。

    眼前该蒙面女子的气息,给罗峰的感觉,不比司马世家的元老莫钦池弱。

    蚩尤一脉,神子令。

    嗖!

    蒙面女子接过令牌,认真观察,感受到神子令蕴含的独特气息后,眸子瞬间荡起了波澜,突然间,双膝跪地,双手托起令牌,声音激动,轻微颤抖,“蚩尤一脉,太黎分支弟子,宋拾月,拜见神子。”

    罗峰快步走上,拿回神子令牌,同时让宋拾月起来。

    宋拾月站起,撤掉了脸庞的轻纱,露出一张倾世绝美的妖艳脸庞。

    罗峰瞳孔不由得一缩,这气质与宋黛滢有些相像,容貌倾世,却带着妖娆。

    宋拾月的眸子掩饰不住激动,他告诉罗峰,当年蚩尤一脉遭遇毁灭的一战,正统一脉遭到重创,携带蚩尤一脉的宝贵传承,销声匿迹,而蚩尤一脉八十一分支,同样遭到了灭顶之灾。

    “八十一分支,我所知道的,只有九分支存活下来。”宋拾月的神色苦涩,娇躯轻微地颤栗,她虽然没有历经那个时代,可蚩尤一脉的长辈们,代代相传,无人忘记蚩尤一脉曾经的辉煌与耻辱。

    “我们九支之间,平时几乎也极少会联系,因为,担心被强大的敌人发现,再次遭遇灭顶之灾。”宋拾月声音颤抖,“我们始终相信,蚩尤一脉,战神一族,薪火不灭!我们一直都在暗中发展自己的力量,潜伏着,等待着,期盼着,相信终有一天,我们会等到蚩尤一脉,正统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