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1372章一开始就错了
    lementbyid["readerft"]classname = "rft_"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lementbyid["readerfs"]classname = "rfs_"  rsetdef[][3]

    罗峰感觉有点怪怪的,被一个准十八岁的少女拍着肩膀,说要罩着自己……罗峰忍不住多瞄了几眼,总觉得她罩不住。

    丁香的神色却是兴奋无。

    “终于来了一位师弟了,哈哈。”丁香脸庞洋溢笑意。

    罗峰却浑身打了个哆嗦。

    听这小妞的意思,好像是来了新玩具似的。

    “臭丫头。”这时,丁付宇已经换了一身衣服气冲冲地跑了过来,怒发冲冠,瞪着丁香,“你爷爷只是胡子有点火星,你竟然一个聚雨阵,将你爷爷淋成了落汤鸡。”

    丁香的表情认真,“爷爷,你不是说,雄鹰搏兔,也要全力以赴吗?”

    “你敢说你爷爷是只兔子?”丁付宇更加气得吹胡子瞪眼。

    “小师姐也是担心师傅的安危。”罗峰适时开口解围。

    丁香却翻了个白眼,“师姐师姐,干嘛还加了个‘小’字。”说着,丁香昂首挺胸,“你看我哪里小了?”

    罗峰嘴角一抽。

    这个小师姐,竟然还一言不合发车了。

    “走走,走开。”丁付宇挥手赶人,“今天是罗峰加入咱们醉龙峰的第一天,马傅,你去吩咐一下,张罗些好菜,庆贺罗峰成为醉龙峰的一员。”

    “快去快去。”丁香也催促了。

    “你也别站着,走开。”丁付宇招手,“我有话跟罗峰说。”

    “爷爷,小师弟才刚来,你给他开小灶。”丁香嘴巴轻嘟,似乎不情愿离去。

    丁付宇的态度却很坚硬,直接将丁香轰走。

    丁付宇走到了刚才发生爆炸的竹屋废墟前,将废墟扒开,从里面拿出了一堆墨绿色的铁块,面有淡淡的器纹在流淌着光芒。

    “刚才是这玩意发生了爆炸?”罗峰好,接过了丁付宇递给他看的这块墨绿色铁块,片刻,轻声自语,“这是一块纹兵盾牌。”

    “你怎么看出来?”丁付宇有些惊诧,看着罗峰,要知道,现在罗峰手拿着的,只是一块拳头般大小的墨绿色铁块。

    “咳,我猜的。”罗峰神色流露出意外,喜道,“难道我还猜对了?”

    丁付宇撇撇嘴,点点头,“这确实是一块低阶纹兵盾牌。我用高温以及特殊手法,想要破解里面的奥妙,殊不知,出现了一丁点差池,功亏一篑,发生爆炸。”

    罗峰嘴角轻微抽搐。

    从刚才发生爆炸时,醉龙峰弟子们的神色来看,这个‘一丁点差池’,是经常发生的。

    “虽然只是一件低阶纹兵盾牌,但是,却任何钢铁打造的盾牌要坚硬。”丁付宇振声开口,“这是我重点研究的一件纹兵,当今天下,没有人掌握纹道,可是如果我能够窃得一点天机,将这件低阶纹兵研究透彻,从而铸造出一大批纹兵盾牌……试想,如果白衣军精锐,每一人手都配一块纹兵盾牌,白衣军的整体战斗力,必定还要提升一个层次,甚至堪称恐怖。纵观天狱境地,有哪支军队,能够全部配纹兵武器?”

    “我相信,师傅很快能成功。”罗峰面容含笑。

    丁付宇的眼眸炽热,紧握了下拳头,用力点头。

    他将一生都奉给纹道。

    被外人视为亵渎神灵。

    可他并不在乎。

    他的心始终坚定着这个信念,哪怕不被外人理解。

    片刻,丁付宇平静了下来,目光望向了罗峰,眼神有些复杂,叹了一声,“罗峰,你,真的相信纹道吗?”

    罗峰一愣,“为何不信?”

    “你有更好的选择。”丁付宇苦笑,“还没有加入紫神宫之前,位列天骄榜第二百零八名,甚至,这其,还极有可能是《天狱志》计算错误的情况下,这在紫神宫,甚至四大王级势力,也从未出现过。你完全有资格进入名剑峰修行,对于你而言,那才是一条光明大道。”

    在罗峰答应拜师之前,丁付宇无希望,罗峰能够成为醉龙峰弟子。

    可如今,罗峰屡次表达了对他的新任,却让丁付宇的心里一下子升起了愧疚。

    他害怕会误了这个弟子。

    这一刻,丁付宇的思绪是极其矛盾的。

    “师傅怎么对自己也没有信心了?”罗峰微笑,旋即神色认真,“不瞒师傅,我曾经也想过纹道,而且,也试图研究过,我确实真真正正地相信有纹道的存在,所以,跟随在师傅身边,钻研纹道,才是最好的选择。再说了……”罗峰的眼神流露出了强烈的自信,“我不在名剑峰修行,可实力未必不如名剑峰天骄!师傅一生研究纹道,可师傅的实力,不也在当今顶尖行列当吗?”

    “好!”丁付宇激动点头,他真正认可了这位真传弟子。

    丁付宇拿出了一本厚厚的手册,“这是我这些年来,研究纹道的一些心得,你的师兄师姐都看过了,你初入门,先拿回去看看,了解纹道。”丁付宇感叹,“纹道一途,奥妙无穷,师傅这一生,唯一的愿望,是破解这低阶纹兵盾牌。”

    罗峰接过了手册,随手拿着翻看了几眼,脸色不由得有些怪异起来。

    这份手册,记录了丁付宇研究问道的过程,以及探索的方向,得出的感悟等等。

    罗峰发现,丁付宇根本是走向了一个歧路。

    方向完全错了!

    这何止是一丁点的差池啊。

    罗峰断定,丁付宇这样研究下去的话,这辈子也没指望破解纹兵盾牌。

    “一开始错了。”罗峰脱口而出。

    “你说什么?”丁付宇愣住,当即询问罗峰。

    罗峰迟疑了下,旋即说道,“我的意思是,师傅后面的尝试,屡次失败,会不会是前面出错了,才导致后面的路,根本行不通。”

    “前面出错?”丁付宇喃喃开口,自语几句,从罗峰的手夺过了手册,全神贯注地看了起来,全身心投入。

    甚至连丁香去而复返也没察觉。

    不过,丁香没有走近。

    她了解爷爷这个状态,要是被人打断他的思考,那人绝对要倒霉。

    丁香远远地朝着罗峰招手。

    罗峰也看见了丁香,回头再看看丁付宇,见其一时半会似乎都没有回过神的意思,当即走向了丁香。

    “小师弟,爷爷跟你说了什么?”丁香好问道。

    底部字链推广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