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1443章顺便一刀劈了你
    唐大耳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摆手继而说道,“先回城主府吧,诸葛意是什么身份?他连峰哥都不放在眼内,如今更是给峰哥定下一个残害同门之罪,我们追上去,有用?诸葛意根本不会多说什么,甚至,他一个念头,便有可能对我们动手,我想……”唐大耳的声音隐隐有些颤抖,“峰哥,也不愿看到,我们在场的每一个人,受到伤害。”

    千依岚眸子此刻亦抹过了晶莹的泪水,似乎就要崩溃。

    “罗峰吉人自有天相,我们不能因为诸葛意的一面之词,就断定这是真相。”墨元雾沉着开口,“还记得,当初在龙宫外,全天下都以为罗峰死了,可最终,他还不是回来了?”

    墨元雾的一句话,让众人的内心深处,重燃了一丝希望。

    “我也不信,姐夫是有大机缘的人。”萧珺紧紧地抿住红唇,低声地开口。

    “诸葛意会进入神山,这一点,师傅说过,他给过师弟提醒。”马傅此刻也振声开口,“师弟不可能明知道诸葛意会在暗中尾随的情况下,还对诸葛寒星三人下杀手,这其中,一定另有隐情。”

    “所以我说,先回城主府。”唐大耳沉声开口。

    判官不由得看了一眼唐大耳。

    他感觉唐大耳有些奇怪,这不像是他所认识的大耳。

    唐大耳对罗峰的兄弟之情,所有人都明白,可如今听闻罗峰出事,唐大耳,竟然冷静得可怕。

    “回去找丁长老,只有他去问,才有可能得知真正的答案。”

    众人飞快赶回城主府,马傅更是第一时间找到了丁付宇,将消息告知。

    “什么!”丁付宇面容骇然失色,难以置信,内心不由自主地强烈揪紧,瞳孔睁大,追问马傅,“你确定?这不可能!”

    马傅苦笑,“师傅,这是诸葛长老亲口所说,具体的真相,还请师傅走一趟,问清诸葛长老。”

    嗖!

    丁付宇飞快冲出去。

    心急如焚。

    “怎么会这样?”丁付宇紧握着拳头,没法接受这个事实。

    探索神山,尽管有危险,可自己送给罗峰两件超凡纹兵,在危机关头,一定能够保住罗峰的性命。

    “诸葛意。”丁付宇踏步走进院子,声音大吼响起来。

    房门推开,诸葛意面容阴冷,缓缓迈步走出,“丁长老,我儿子重伤,如今正在休息,你不要在此大喊大叫。”

    “我徒弟呢?”丁付宇眼眸疯狂盯着诸葛意。

    “他们难道没有转告你?”诸葛意声音冰冷,“我不想再说第二次。”

    “你……”

    城主府大厅。

    马傅众人在焦急地等待,没多久,他们甚至听见了丁付宇的大吼以及与诸葛意的争吵声音,所有人的心头都低沉着。

    “大耳呢?”突然地,墨元雾开口。

    众人这才注意到,唐大耳,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踪。

    “他去哪了?”判官也不由得担心,听闻罗峰出事的消息后,唐大耳的神情,一直很怪。

    “判官,你带几个人出去找找他吧。”千依岚同样了解唐大耳,从紫荆中学开始,唐大耳的人生,因为罗峰而蜕变,在唐大耳的心中,罗峰比他自己还重要。

    “他刚才一直说冷静,我就觉得有些不妥了,他那性子,怎么可能冷静下来?”墨元雾苦涩,面容轻变,“不好!他会不会去找诸葛意?”

    “你们在此等待消息,我过去诸葛意的院子旁边守着,以防万一。”墨元雾留下一句话后,匆匆离去。

    所有人都心头皆都沉重无比。

    没多久,丁付宇回来,一脸的怒火,可是,也是无可奈何,额头的青筋直爆,怒气冲冲,“诸葛意一口咬定,罗峰犯下残害同门之罪。”

    丁付宇眼眸抹过一道血红色的光芒。

    此时此刻,丁付宇的心头,更是沉痛。

    他突然间很后悔。

    为什么自己不跟随罗峰,一同进入神山?如果他在,一定不会发生这些事情。

    丁付宇恨不得狠狠地给自己一记耳光。

    可是,后悔,又有何用?

    藤城的天空,积起了一团团的乌云。

    下午时分,天空却昏暗无比,乌云在苍穹之上变幻着,仿佛洪荒野兽,时而露出狰狞的獠牙。

    哗啦啦……

    压抑了许久过后,滂沱大雨,伴随着轰隆的雷电,倾泻直下,冲刷着这一片天地。

    街头小巷,一座酒舍,靠着窗口的位置。

    “上酒!”一道声音,打了个饱嗝,声音大喝。

    酒舍掌柜眼神担忧地看了一眼,这个黑衣大耳朵年轻人,来到酒舍后,一盘菜也不点,直接要了最烈的酒,如今已经是第五坛。

    寻常武者,这般烈酒,一坛就倒下了。

    可这个黑衣大耳朵年轻人,看起来,似乎还没有一点醉意。

    酒舍掌柜面容苦涩,走过去,“年轻人,酒多伤身。”

    “少废话,给我再来一坛。”唐大耳大吼,同时拿出了一块上品晶石,放在了桌面上。

    酒舍掌柜摇摇头,没有多言,只有给唐大耳再拿一坛酒。

    唐大耳啪地一下,将这一坛酒开启。

    仰头痛饮。

    片刻,一只手抓着酒坛,脚步有些踉跄,走出了酒舍,一头钻入了雨幕之中。

    “冷静!”

    “冷静!”唐大耳仰头望着苍穹,任凭雨点拍打在自己的脸庞上,“峰哥,一定不会希望我们之中任何一个人有事。”

    “但是,有些事情,一定要有人去做。”唐大耳喃喃地开口。

    哐当!

    酒坛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黑衣少年,消失在雨幕之中。

    一个时辰左右,大雨逐渐地停歇。

    诸葛意接到一个消息,鸥普阁,有一封信笺。

    诸葛意立即走出了院子,朝着藤城鸥普阁方向走了过去……

    “诸葛意,怎么突然出门?”墨元雾一直在这院子外面,见状,心头不由得一噔,小心翼翼地跟了上去。

    然而,墨元雾却没料到,他刚走开不久,一人闯入了院子。

    一身黑衣,脑袋绑着一条白绫!

    面容冷漠无情,手中握着一把砍刀。

    嘭!

    唐大耳直接将房间大门踹开。

    床榻上,诸葛寒星猛然坐起,见到唐大耳,面色忍不住变幻,“你,你想干什么?”

    “没事。”唐大耳走过去,“过来看看你,顺便,一刀劈了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