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1541章祖血!
    “阎六魔,你真以为,你杀得了我吗?”

    宇文元夏的面容狰狞万分,充斥着滔天煞气,“记住,罗峰的父母,是被你害死的,还有你,阎六魔,将成为宇文一族的敌人。”

    嗖!

    话语一落,宇文元夏转身一掠远去。

    “靠!”唐大耳忍不住骂了出声,放狠话的人他见多了,可刚放下狠话,连对方回应也不等,转身就走,这份潇洒,实在让大耳钦佩不已。

    “逃得掉?”阎六魔一挥长枪,枪影遍布天地,仿佛形成了一个囚笼,排山倒海,从天而降,遮挡住了宇文元夏的去路。

    这一刹那间,宇文元夏身上有一层光幕炽盛升起。

    他的手心,赫然出现了一件奇异的纹兵,正是这一件纹兵释放出来的光幕,阻挡了阎六魔的攻势,同时,还令宇文元夏的速度大增。

    “哼!”宇文元夏冷笑,加速离去。

    轰隆!

    然而,就在这一刹,一股更加磅礴的力量降临。

    排山倒海般,碾压而下。

    还是漫天枪影,却仿佛多了一层神秘气息,顷刻间,宇文元夏身上的那一层光幕压制,宇文元夏感觉到有一座高峰突然间压在了自己的身上,快要喘不过气来,脚步一下放缓,面容顷刻间大变。

    嗖!

    阎六魔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他的面前,挥掌一拍。

    嘭!

    宇文元夏的身躯再一次被击飞出去。

    狠狠地摔在了地上,鲜血从嘴里涌出,手中的那一件奇异纹兵,早就破裂碎开,浑身染血,面容痛苦无比。

    “一物降一物。”判官冷笑,“刚才还在显威风呢。”

    宇文元夏的这个下场,让众人都感觉都一阵的畅快!

    从他在罗峰的订婚大日出现的那一刻开始,就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以为天上地下,唯我独尊,后来被罗峰的众生塔镇压,唐大耳出手暴揍,今日,却依然狂妄无边,口口声声,罗氏为奴。

    “该杀!”铁面目不转睛地盯着。

    罗峰的目光则望向了阎六魔,眼眸抹过了一道炽盛光芒。

    刚刚那一瞬间,罗峰感受到了一股非同寻常的气息。

    绝对已经凌驾于枷锁境之上。

    “金丹大道。”罗峰眼眸炽盛地看着阎六魔。

    咻!

    此刻,阎六魔手中长枪如电,直取地上的宇文元夏。

    千钧一发。

    宇文元夏身躯直接在地上横移,狼狈无比地躲避过这杀招。

    轰!

    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深坑,浓烟席卷起来,阎六魔,宛如魔神再世,杀气冲天。

    “你竟然突破了。”宇文元夏艰难地站了起来,目光通红,狰狞,疯狂,充斥着恨怒。

    阎六魔眯笑,“要不然,还真的被你凭借一件秘宝纹兵,逃之夭夭。”

    宇文元夏突然间狞笑,染血的身躯,站得笔直,“阎六魔,我本不想大开杀戒,可惜,你逼得太狠了。”

    话语一落,唐大耳不由得嘴角狠狠地一抽搐,“真不要脸啊。”

    铁面同样噗地一下笑出声。

    然而,宇文元夏翻手间,掌心出现了一滴血。

    天地,仿佛一下子为之而震动。

    整个苍穹,仿佛被一股强横的力量所镇压。

    狂风似乎一下子静止。

    所有人的目光,不由得定格在宇文元夏手中的那一滴血上。

    那是一滴金色的血液!

    隔着空间,也让人感受到,其蕴含着浑厚可怕的能量。

    罗峰的瞳孔骤然一缩,宇文元夏手中那一滴血出现的那一刹,罗峰感觉自己身上的血液,却一下子沸腾,在不停地滚动,血海翻腾。

    “在你们身上,浪费我唯一的一滴祖血,你们,统统该死。”宇文元夏的目光森冷无比,浑身弥漫着滔天的杀机,那一滴金色血液弥漫出来的光芒,令人心颤。

    宇文元夏的身躯缓缓地漂浮而起,手托着金色血液,弥漫着强大无匹的气息。

    “退后!”罗峰大喝,让众人退回藤城,同时,拿出了众生塔,以防万一。

    他的眼神,一直死死地盯住了宇文元夏手心的那一滴祖血。

    罗峰感觉,那一滴所谓的祖血,此刻却与他身上的血液,产生了某种共鸣。

    “有用吗?”宇文元夏目光扫过,肆意狂笑起来,“一滴宇文一族的尊贵祖血,足以屠杀你们一座藤城。”宇文元夏轻蔑冷笑,盯着罗峰,“你很幸运,你背负七星,可暂时,免于一死。”

    话语落下间,那一滴金血血液,已经融入了宇文元夏的掌心。

    这一刹,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宇文元夏的身上,爆发出恐怖无比的强大气息,肆虐一方天地,身上的伤势,断掉的骨头,手臂上被刺穿的枪洞,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浑身气息,急剧攀升。

    阎六魔手握长枪,银发狂舞,浑然无惧,站在了宇文元夏的身前。

    “宇文一族的祖血?呸!”这时候,遥远的天边,有一道声音响落,响彻天地,“论不要脸,老道只服宇文一族!”

    “师傅!”罗峰的眼神一亮,这声音,实在太熟悉了。

    罗峰猛然地抬头望了过去,远处,九痴老道身影暴掠,破空而来。

    身上还背着那个破葫芦,不必说,一定装满了酒。

    “小子,你出乎我的意料。”九痴老道朝着罗峰嘿地一笑。

    “有一个来送死的人。”宇文元夏蔑笑起来,“三师六魔九痴,这一下,全部凑齐了,楚王朝的叛徒,今日,就用我宇文一族尊贵的祖血,来清理门户。”

    “宇文一族的祖上,也有能够留下祖血的强者?”九痴冷笑,不屑地看着宇文元夏,“随从世家,一朝翻身,还真的把自己当成主人了吗?”

    话语一落,罗峰的瞳孔不由得大震。

    九痴扬声开口,“拿着罗氏一脉的祖血,对付罗氏一脉的后人,还敢大放厥词!你们的祖上,若是泉下有灵,都会感到羞耻。毕竟,你们宇文一族的祖上,万千年前,便一直是罗氏一脉的追随者,你们以为,一味的抹黑,编纂,胡扯,打压,就能够抹掉罗氏一脉万年的荣耀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