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玄幻小说 > 捡个校花做老婆 > 第1635章祭天之力!
    这一座山脉,方圆百里,没有人家。

    山脉上终年萦绕的毒气,有时会扩散出去,但凡生物触碰,到会毒发身亡,这里,在南方,有着‘小死地’之称。

    没有人进入过‘小死地’的尽头。

    可如今,夜幕之下,那足足有百米长度的恐怖脚印,正飞快地朝着‘小死地’的深处走去,速度奇快,一路有各种岩石阻拦,统统被一脚踏碎,浑身弥漫着无比可怕的恐怖气息,身躯庞大得犹如一座移动的大山,遮天蔽月。

    那一双眼眸,直径足有十米,流露出幽绿色的光芒,森寒如刀。吐息之间,有一层层的黑色气雾喷出,气雾浓郁,蕴含着毒素。

    轰轰轰!

    一路往前,朝着那诡异的狼嚎声音的方向,疯狂冲刺。

    “真正的王,即将现世。”庞然大物的身后,有一只浑身纯白色的白鹤,一张嘴如同神剑的锋芒,光亮无比,白鹤身上弥漫着的,亦是已经踏步金丹的气息,展着翅膀,双眸激动,“万兽谷,即将重现昔日的辉煌,成为天狱境地的主宰。”

    这一只白鹤,正是当初在出云山脉迷雾森林的那一只白鹤,不过,显然是得到了非凡的际遇,实力大增,踏入金丹大道境界,它的面前,那庞然大物,正是从镇兽印中出来的王者,万兽谷的王!

    一身银色的鳞甲,在夜色之下,闪烁着冰冷无比的光芒。

    银鳞梼杌,传说中无比凶猛的凶兽,它的出现,意味着灾难。

    轰隆隆!

    一路朝前,很快,银鳞梼杌来到了一处石壁前,停了下来。

    抬头,这一处石壁,足足有超过数千米的高度,高耸而起,宛如一柄巨剑,直插云霄,巍峨磅礴。

    “到了。”白鹤的眼眸遏抑不住着激动,望着前方的石壁。

    嗷呜!

    那一声声诡异的狼嚎,赫然是从石壁内传出。

    “传说中的,不死狼军?”白鹤屏住呼吸,它知道,万兽谷的王,与传说中的死地有联系,甚至,白鹤隐隐猜测到,它的王,银鳞梼杌,在遥远的年代,就是来自死地。

    “谁人想到,‘小死地’的尽头,连接着,真正的死地。”白鹤目光望着前方,那通天石壁,就是一处壁垒,将死地与外界,彻底封锁起来,在天狱境地范围内,这样的壁垒,数不胜数,将死地牢牢地镇压,令死地里面的生物,无法从里面走出来。

    “今夜过后,不死军团,即将出世,横扫天狱境地。”银鳞梼杌那幽绿色的眼眸散发出璀璨冰冷的光芒,抬头一声长啸,那两道幽绿色的光芒直冲云霄,映照着月牙,仿佛是吸收着月光精华。

    轰隆隆!

    银鳞梼杌猛然间踏脚,脚下的地面一下子炸裂开来,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地动山摇,四周围的岩石破裂碎开,爆发出轰隆的震响。

    呼呼呼!

    狂风乱作。

    银鳞梼杌的尾巴狠狠地一扫,朝向前方那石壁。

    惊天动地的一声巨响。

    通天石壁,浓烟卷起。

    白鹤展翅高飞,即便它也已经是金丹大道境界,可是,银鳞梼杌的实力,强大得可怕,刚刚那尾巴的一扫,如果击中自己的话,必定一命呜呼。

    “什么!”白鹤突然间惊呼,当浓雾尽退的时候,那一处石壁,完整无损,连一点石屑,也没法轰落。

    白鹤屏住呼吸,这种地方,太过可怕,难怪可以将死地的生物,镇压了万千岁月。

    眼前这一个地方,还是天地环境进化之后,唯一一处出现的可动摇根基之处。

    可是,银鳞梼杌如此可怕的力量,竟然都没法撼动。

    “这可是三步金丹大道境界,当世天狱境地的巅峰。”白鹤震撼。

    嗷呜!

    这时候,石壁内,那诡异狼嚎声音再度响起来。

    “退后。”银鳞梼杌的声音轻缓地响起来。

    刚刚那尾巴一扫的结果,他并不感到意外,他只是想尝试一下罢了。

    “要破开这该死的石壁,必须要里应外合。”银鳞梼杌缓缓地开口了,“里面,不死狼军的狼王,已经开始布置祭坛,用祭天之力,冲击石壁的防御。白鹤,将东西拿出来。”

    闻言,白鹤点头,嘴巴一张,咻!咻!咻!立即有几件纹兵,从白鹤的口中吐出,一件是佛门的佛像,一件是一柄锐利的神剑,一件是一个巨大的重锤。

    “三件神话纹兵!”白鹤眼眸抹过炽热,也有舍不得,神话纹兵,珍贵程度根本无需多说,今夜要破开这石壁,还要借助这三件神话纹兵联合的巨大威能,银鳞梼杌明确告知白鹤,最终如果成功破开石壁,这三件神话纹兵,都必将毁掉。

    “里面的不死狼军,牺牲会更大。”银鳞梼杌的声音低沉轻吼,“祭天之力,用十万狼军的鲜血来祭天,不论成功与否,十万狼军,必将牺牲。”

    “他们一定不会白白牺牲。”白鹤开口了,“人类,将用什么的鲜血,来祭奠这十万狼军的灵魂。”

    嗖!嗖!嗖!

    三件神话纹兵凭空漂浮了起来,形成了一个诡异的方位,银鳞梼杌置身其中,庞大的身躯,银鳞光芒在飞快地闪烁着,一个个奇异的古老符文,从银鳞上浮现起来,仿佛在念着古老的咒语。

    月光倾泻而落,映照着这画面,弥漫着极其森冷冰寒的气息。

    “祭天之力!”白鹤在远处,望着远处的石壁,石壁一片漆黑,可是,那一声声狼嚎声音宛如浪潮似的,一波接连着一波,前赴后继,它们正在用自己的鲜血,祭天,获取恐怖力量,来破开这一处石壁的屏障,让死地的生物,再次降临世间。

    咚咚咚!

    隐隐间,似乎有鼓声响起了,伴随着哀鸣的狼嚎。

    轰!

    蓦然间,石壁内,有一阵声响,震天动地。

    唰!

    几乎同时,银鳞梼杌也动了。

    疯狂嘶吼,银鳞光芒炽烈盛起,闪耀黑夜。

    佛像!神剑!重锤!

    呼呼呼!

    几乎同时间化身为流光,用最强横的力量,朝着那一处石壁,狠狠地撞击过去。

    震天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