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都市小说 > 仵言 > 第306章大结局春宵
    “你喝醉了。”白漫抬手扶住程陌昀肩头。

    程陌昀勾唇一笑,重新站直了身子:“我没醉。”转身晃悠悠的取过合卺酒。

    “夫人,来,我们喝一杯。”

    明明她没有喝酒,可听了‘夫人’二字,她觉得从耳畔到面颊都热乎乎的。

    白漫接过合卺酒,起身拉过程陌昀手臂:“夫,夫君,我们干杯。”

    两人相视一笑,挽着手臂就着酒杯一饮而尽。

    下一刻,酒杯应声而落,程陌昀拥着白漫扑倒在床。

    白漫背后一阵脆响,她更是忍不住痛呼起来。

    程陌昀被这喊声吓得酒醒了一半,连忙起身问道:“馒头,我压痛你了?”

    白漫痛的泪花都出来了,闻言摇头,指着后背:“差点在新婚之夜成了伤残人士。”

    程陌昀扶起她,才看到被子上铺满了一床的红枣,花生,桂圆,瓜子。

    “是早生贵子。”

    程陌昀说着将整条被子都扯了出去。红枣,桂圆当下撒了一地。

    “来,让我看看,你伤到哪了?”程陌昀伸手扒开白漫衣领,却被白漫下意识挡开。

    这么快就上手了?她还没准备好呢!

    “我肚子饿了。我们先吃点东西。”白漫忍着痛,逃也似的冲到桌边坐下。

    程陌昀失笑,来到白漫身旁坐下,目不转睛的看着她。

    白漫只觉一道炙热的眼神落在她身上,更是不敢抬头,放慢了吃东西的速度,深怕她一吃完,下一个就轮到她被拆皮扒骨,吃干抹尽了。

    像是注意到她的紧张,程陌昀起身,绕到白漫身后,替她取下了头上的凤冠,而后道:“你慢点吃,方才姓柳的灌了我许多酒,头有些疼,我先去躺会。”

    白漫嗯嗯点头。

    随意吃了几口,白漫跑到耳房简单的梳洗了一番,再出来时就发现程陌昀躺在床上好似已经睡着了。

    白漫凑过去,轻拍他的脸颊:“喂……”

    “大尾巴狼,睡着啦?”

    “侯爷?”

    “夫君?”

    “陌昀……”

    任她如何轻唤,程陌昀没有反应,倒是让全身紧绷的白漫松了一口气,不过心头也有说不上来的失落。

    帮程陌昀把靴子取下,再将他充满酒气的喜服脱下。

    只是程陌昀横在整张床的正中央,让她不知该如何睡。白漫索性爬上床,窝在他身侧。

    睡着的程陌昀卸下了所有防备,面容柔和,很是乖巧。

    白漫盯着他看了许久,忍不住抬手细细描绘他的眉宇。

    “程陌昀,从两看相厌到两情相悦,你的好你的坏都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

    在你这眼里可能不过从石阚到京城,从年少到弱冠短短数年,可在我看来,是跨越了时空,跨越了千山万水。才有了如今的你和我。

    很感谢能在天楚遇到你。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夫君了。

    余生请多多指教!”

    搭上他胳膊的瞬间,一只手拉住了她的,一股力量传来,瞬间就是一阵天旋地转。

    下一刻,白漫就震惊的看着将她压在身下的程陌昀。

    “你没睡?你,你装……唔。”

    程陌昀双眼微红,低头吻住白漫,也吞下了她要说的话。

    白漫瞪大双眼,心跳加速,不敢动弹。

    “小漫,你的余生交给我,我必相知相守,护你一世周全!”

    没有太多的花言巧语,可白漫却听出了其中的郑重和承诺。白漫心中温暖,鼻子微酸,又不想在程陌昀面前流泪,当下扯过他的衣服埋首进去。

    “夫人都迫不及待帮为夫宽衣解带了,看来是为夫让夫人久等了……”程陌昀调笑道。

    “胡说!明明……”白漫腾出脸,对上程陌昀促狭的目光,不由心中一恼,一个返身将他压下,挑过他的下巴:“明明是你这个小郎君欲拒还迎!”

    “小,郎君?”程陌昀一字一顿咬牙切齿,目光里泛着危险的光芒。

    白漫却不怕死的妩媚一笑:“是啊,小郎君,给爷笑一笑,说不定爷高兴了,赏你个十万八千两。”

    说着一只手往程陌昀微敞的领口探了进去,狠狠的摸了一把。

    那只不老实的手就如带了火苗,所到之处都烫的程陌昀像燃着了火焰。

    “结实!有料!小郎君的身材极好!”

    轰!

    这话瞬间搅得程陌昀最后的理智不复存在。当下一个转身,再次将白漫压下:“夫人满意再好不过,来而不往非礼也,也让为夫好好看看夫人……”

    都说床上的男人撩不得,白漫此时已经深刻的体会到了,只是来不及后悔,就被再次堵住了嘴。

    程陌昀来势汹汹,吻得她几乎喘不过气来,才从她唇上缓缓移开,从脖子到胸口,不放过每一寸肌肤。

    许久以后,程陌昀抬头,火辣辣的目光紧紧打量着她。

    “肤如凝脂,颜如娇花,夫人的身材也是极好。”

    白漫也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才惊觉不知何时她身上的衣服早已三下两除二,只剩下一件绣着一对鸳鸯的肚兜。

    “色狼!”

    白漫双手交叠,护在胸口。

    程陌昀哈哈大笑,凑近白漫耳畔:“你不是天天喊我大尾巴狼么?色,乃狼之本性也。”

    程陌昀再次吻下。

    却在这时,门外远远的传来柳濡逸的声音。

    “小漫,城东发现一具无头女尸,你,你可要随我一同去看看!”

    白漫瞬间从迷离中清醒:“无头女尸?哎哟我去,这么久以来还从来没碰到过无头女尸……你等等我,我这就来!”

    在她上首的程陌昀瞬间脸黑,捏着她的脸两侧,轻咬她的嘴:“新婚之夜,你要去哪里?”

    白漫才回神,她这可是在洞房花烛夜。

    外头又传来南宫居安和南宫业乐的声音。

    “柳大哥,哪里来的死尸,你喝醉了……”

    “我没……没醉。”

    “你醉了!哎,业乐,快,快扶住他。”

    “柳大哥,我们送你回去……”

    不多时,凌乱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弄明白这只是个乌龙,白漫嘿嘿一笑:“误会,误会……这都是误会。”

    “新婚之夜,你要抛下你夫君?在你心中我还不如一具无头女尸?”

    程陌昀眼神‘阴沉’的看着她,白漫打了一个哆嗦,忙摇头:“怎么会,你可比无头女尸好看多了,我看你都来不及呢!”

    “那柳濡逸呢!”

    “那自然是……”白漫几乎要脱口而出。

    “嗯?”程陌昀一把握住了她的腰。

    白漫当下改口:“自然也是你啦。你是跑马的汉子,你威武雄壮”

    闻言,程陌昀瞬间撕了白漫身上的阻碍。

    “为夫就让你知道什么是威武雄壮!”

    什么柳濡逸,什么无头女尸,统统见鬼去吧!

    “陌昀!”白漫很快就知道了打翻了醋坛子的男人有多可怕。

    红烛摇曳,**一刻。红鸾帐内,影影灼灼。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