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神作 > 都市小说 > 超级小农夫 > 第1251章重温旧梦
    终于说服了两位失足女,倪凤感觉压力顿时减轻了许多。

    接下来就剩下朱农一个人了,凭着曾经的特殊关系,倪凤有把握说服朱农。

    对于朱农来说,本来这件事不用倪凤出面,王寡妇一句话,朱农就会有求必应,虽然不是真心原谅朱珠,但王寡妇这个面子必须得给。

    再说了,白董事长和两位失足女都不再追究了,朱农也不愿继续得理不饶人,或许放朱珠一马,她能够有所顿悟。

    只是为了以防万一,朱农要求朱珠必须出示一份正式的亲笔书写的保证书,保证以后再也不会逼婚了,拿到保证书后,朱农立马就出示谅解书。

    了解到朱农的意思后,朱珠毫不犹豫便写了一份保证书,通过民警转交给了朱农。

    在取得所有人的谅解后,朱珠刑期果真得到了从轻处罚,最终判处为有期徒刑六个月的实刑。

    因为在出示谅解方面,两位失足女也同时做通了那几个受害者顾客,答应以后来娱乐城消费,全部由娱乐城买单,所以几个顾客也没有再追究下去的意思。

    朱珠入刑后,一切立马恢复了平静,王寡妇代表朱珠和她本人向所有出示谅解书的亲人和朋友表示了由衷的的感谢。

    娱乐城重新开业,而且经过朱珠事件后,生意一下子更好了,尤其是一些“妻管严”的男性,再也不怕老婆限制了,因为娱乐城不会做违法的交易。

    朱农在娱乐城开业当天,也兑现了自己的诺言,让那群流浪狗成为娱乐城的特殊成员,同时流浪狗们也一致表示,今后一定会做一只更加懂事的狗狗。

    对狗狗的诺言兑现了,但是还有一个诺言需要朱农更加正式的表示出来,那就是邀请姚姐继续做别墅房的女主人,这是朱农为冤枉姚姐做出的必要补偿,同时朱农也考虑到,自己平时很少在县城别墅居住,有姚姐在那里看家,反而更加安全。

    只是姚姐下定决心不再做保健品生意后,没有了经济来源,朱农暂时也不需要保姆,直接给姚姐钱维持生活,恐怕会伤害到她的自尊,所以朱农考虑如何帮姚姐找一份合适的工作。

    因为以前一直都麻烦白阳阳,朱农有点过意不去,所以这次打算找倪凤商量商量姚姐的安置问题,重要的是倪凤现在又这个条件。

    “农哥,给姚姐安排一个工作不难,关键是她更喜欢哪一个。”听到朱农的请求后,倪凤回应道:“目前我负责的就是学校食堂和天外仙大酒店,基本上都走向了正规,只要姚姐愿意,随时都可以参与进来,主要是还要听听她的意见。”

    “既然可以安排,这件事就基本能成。”随即掏出手机说:“我征求一下她的意见吧。”

    电话接通后,朱农直截了当询问姚姐,更愿意再哪里工作,姚姐没想到朱农不仅让她重新回到别墅房,而且还考虑给她找份工作,这让姚姐非常的感动。

    临时想了想说:“天外仙大酒店属于上层人出入的地方,我的身份地位,不适合那种场合,如果可以的话,我愿意在学校食堂,做倪凤的帮手。”

    “好啊,我知道了,等我消息吧。”朱农挂掉电话后,将姚姐的意思传达给了倪凤。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太好了。”得知姚姐的意愿后,倪凤开心的说:“其实我也希望姚姐能够负责食堂,只是我担心委屈了她,所以才让她自己选择。我现在主要精力都用在了天外仙大酒店上,食堂的工作实在顾不过来了,如果姚姐愿意接手的话,那我就放心了。”

    “小凤,说真的,其实我也是这个意思,食堂交给姚姐,她可以当作一份事业去做,而你也可以集中精力把天外仙大酒店经营的更好。”朱农和倪凤的想法完全一致,没想到曾经的恋人,到下现在还保持着难得的默契。

    “那就让她全权负责吧,我彻底放手,我也相信姚姐有能力做的更好。”倪凤一身轻松的说。

    随即朱农将最后的决定告诉了姚姐,希望她能够做好准备,随时去学校食堂接替倪凤的工作,以后她就是食堂的第一负责人了。

    姚姐为得到这么好的工作感到高兴,这辈子能遇到朱农,她感觉自己是最幸运的

    安排好了姚姐的事情,朱农和倪凤突然冷场了,谁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似乎又有好多话要说。

    各自沉默了许久后,倪凤首先开口:“农哥,这没想到,我成了白董事长的亲生女儿,而你则成了白夫人的亲生儿子,虽然咱俩没有血缘关系,可我们却变成了法理上的兄妹,而且我们还共同拥有了白阳阳这个亲妹妹,我们之间的缘分以后更加难以割舍了。”

    “是啊,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朱农感叹道:“你和白阳阳同父异母,我和白阳阳同母异父,而我们俩又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如果当初我们没有被拆散,白董事长和我妈就同时拥有了三个身份,一个是亲爸亲妈,一个是公公婆婆,还有一个就是岳父岳母,想想都有点复杂。”

    “农哥,你说朱水还会回来吗?”倪凤突然转移话题说:“他都已经消失了这么久,一直都杳无音信,我们都用特异功能寻找过他的踪迹,但始终毫无发现,如果他不幸遇难了,我该怎么办啊?”

    “我希望朱水能够平安回来,不管他去了哪里,也不管他在干什么,只要他还能记得起我们,他就永远是我的兄弟,也是你的丈夫。”朱农随即沉重的说:“但是如果他真的离开了这个世界,我希望他在另一个世界能够过得更好,同时我也会更用心的照顾你,不会让你再受委屈和摧残了。”

    “谢谢你,农哥。”倪凤羞涩的盯着朱农,好几次欲言又止,但最后还是说了出来:“天外仙大酒店我全权负责,要不你留下来陪我一晚,行吗?”

    “我也想,但你爸和我妈结婚了,我们就变成了兄妹,我不知道这算不算……”朱农吞吞吐吐,表现得非常矛盾,

    “没有血缘关系就谈不上道德问题,反而是亲上加亲,我真的希望有一天,能正大光明的跟你走到一起。”倪凤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朱农无法抗拒这样的请求。

    “那就有点对不起朱水兄弟了。”朱农不好意思的说。

    “是他不告而别这么久,我不可能一辈子都活在无限期的等待中,我们没有对不起他,其他对婚姻太不负责任了。”倪凤完全不愿再顾忌朱水的关系了,她只想活好当下。

    克服了心理障碍后,朱农再也控制不住生理的冲动了,随即便不顾一切的重温初恋的旧梦。